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白娘子落難記

10月前   ·   【小说】古典武侠
西湖边杭州城人人都知道,保和堂药铺来了个貌若天仙的白娘子,闺名白素贞,嫁给了呆头呆脑的掌柜许仙。城里的地痞,流氓之流看到白娘子如花似玉,早已垂涎三尺。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但这些日子,混混们得知,许仙进山采药去了,得两三个月才回来,只留白娘子一人在家。于是决定去保和堂药铺调戏白素贞。
  这日,白素贞在闺房中贪睡未起,忽听外面有人敲门,白娘子心地善良,知道这是有人来看病,于是懒懒的披上外衣,穿上鞋子,起身开门。但是白素贞不知道,她这一开门,将她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境地。门一打开,从门外涌进来三五十个街头的流氓,混混,叫嚷着要看病,将单薄的白娘子围在中间。刚开始白素贞并不已为意。莞尔一笑,柔柔的说道:各位大哥要看病,进屋坐吧。众人们淫笑着,将白素贞拥进前厅。白娘子款款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问道,大哥哪里不舒服?领头的一个混混指着自己的胯下说,最近不知怎么得,我那宝贝老是不能硬起来,听说白娘子医术高明,给俺瞧瞧。说罢周围一阵淫笑。白素贞脸微微一红,说道,这病,小女子不会治。那人说:这好办,白娘子舍得把衣服脱了,我这宝贝自然就硬了。白素贞菩萨心肠,想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玉牙一咬,抿着嘴唇把外衣脱下。白娘子里面只穿着晚上睡觉时红色的小肚兜,那雪白的肩头,和鼓鼓的胸脯让众人看的眼都直了。时白素贞已经怀孕八个月,胸前肚兜被奶水洇湿了一片,呈暗红色。一般女子的肚兜能遮挡到下阴以上,但白娘子由于怀孕,那挺起的肚子将肚兜高高的撑起来,肚兜的下缘刚巧遮住肚脐。白娘子问:大哥硬了吗?混混们淫笑着让白娘子继续。白娘子想了想,站起身,弯起玉腿,又脱掉了裙子。同样的,白素贞裙子下面也没有穿其他衣物,两条白腿光光的暴露在一堆男人面前。混混看到,眼前的女人也没有穿内裤。只在腰间系了一条红绳,红绳中部一段二指宽的粉红软布夹在胯间。不等白素贞开口,竟然有混混一把抓住白素贞的肚兜,用力一扯,没有了肚兜的束缚,白娘子那一对丰满娇挺的乳房仿佛迫不及待的要透透气般挺了出来,一对奶子在胸前一弹一弹的,引得周围一片叫好。白娘子粉脸通红,喘息都有点不均匀了,她怯生生的说道:
  如果大哥还未痊愈,小女子医术不高,还请另请名医,说着,光着身子请了个万福,那一对乳房在胸前摇来摇去,红色的乳头由于怀孕涨大了两倍,像一颗红枣一样闪闪发光。那些混混那里见过这么香艳的场面,淫性大发。这会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又让白娘子坐回太师椅上。又有混混让白娘子两腿分开,说要开开眼界。白素贞求饶般的说:妇道人家的下身,怎么好随随便便露给男人看的,还请大哥们行个方便。混混们说:白娘子治病救人,就是行方便。白素贞无奈,只好抬起两条玉腿,搭在太师椅的两边的扶手上。整个双腿呈W形状分开。早有混混上前,一手拖住白娘子的乳房,胡乱的揉捏,一手伸到她的胯间,在白素贞二条玉腿的顶处、隆起的小腹上一摸,淫笑到:白娘子怎么裤子也没有穿,就是这么一条带子,夹在胯里?白素贞这会虽然处境尴尬,又羞又怕,但是听到这里,不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大哥还没有娶过夫人吧,那有妇道人家胯间穿裤子的,你别看小女子这条带子,可是巧妙的紧呢。有混混起哄到:那白娘子给我们这些粗人讲讲妙在哪里吧!白素贞说道:这女子小时候,那胯下的玉门啊,就是紧紧的一条缝,到七八岁前,裙子底下都是光着屁股的。长到十二三 岁,那条缝慢慢翻开,颜色渐渐变红,与周围肉色不一样。由于女子十二三 岁月月要落红,所以就将这个带子夹在胯间,这条带叫月经带,内放香草灰,系在腰间,那布条贴在外阴处,十分舒服。女子长到二十来岁,身体成熟,那胯下阴毛见多,肉缝也渐渐变宽,玉门中经常有粘液滑出沁润的颜色渐渐变黑。白娘子说这段话的时候娓娓道来,像讲与自己不相干的故事一样。混混们听的如痴如醉,都愣住了。还是领头的反应快,一手拉住白素贞的月经带,说道有什么好听的,好好的女人光着身子,分开腿在这里坐着,大家不会自己看,说罢一把扯掉了白娘子最后一块遮羞布。由于姿势,男人们一下就看到了白娘子所有的闺中秘密,只看她阴户毛茸茸的阴毛,延贯下去,两腿根部夹了二瓣油黑柔软的阴唇,肥厚的阴唇夸张的外翻,中间横了一条细长的肉缝,浅浅的小缝也裂开着,暴露出一颗嫩红的阴核。
  白娘子羞的不知如何是好,两只手想遮挡又不敢,只好从下面托住自己怀孕的大肚子,好让男人们把自己的胯下看的更清楚。混混手指拨开娘子阴唇,只看里面肉色殷红,殷红的肉膜上,还含着滴滴粘液。白素贞羞的几乎要哭了,她带着哭腔说道:小女子实在看不好大哥这病啊,还请大哥们都回去吧。混混们调戏着说:
  小娘子并未出全力给俺们治病。白素贞问:那你们还要怎样!有人拖住白娘子的两只玉足,淫笑到:只要白娘子肯脱去鞋袜,让大家一赏金莲,我们的病自然就好了。白素贞脚上还穿着妇人在闺房中穿的鞋子,这种鞋子和现在的拖鞋一样,柔软轻便,没有后跟,女人的小脚就插在里面。在古代,女人的脚也是性器官之一,比乳房,阴道,屁股什么的更能够激发男人兴趣,白娘子当然知道这些,当她听到这些人连鞋也不让她穿的时候,两道无助的眼泪,终于从脸庞滑落。混混调戏到:小娘子治病救人,何哭之有?说罢,摘掉了白素贞两只小鞋,仍到地上。
  白素贞是从床上直接起来,没有穿袜子,那一对玉脚如月如勾,光滑无暇。周围一片啧啧之声。混混把白娘子的脚拿在手里抚摸,突然一个混混叫到:唉,不对,这女人没有小脚。白素贞听到此,脸更红了。只听那混混眉飞色舞的说道:女人要小脚才好看,我一次偷看王员外家千金玲嫣姑娘洗澡,那一双小脚才叫凌波微步,天下第一。全天下女人都是爱美的,尤其是像白娘子这样本来就绝世无双的美人,更是如此,她们要是听说哪家的姑娘比自己更美,那非要自己见见才甘心。
  听到这里,白娘子不服气的抬起粉脸:难道小女子的脚没她的美么?白娘子此时赤身裸体,粉脸潮红,胸前的乳房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白素贞玉肌花貌,皮肤雪白,那阴道却又是颜色油暗,大大的张开着怀孕的肚子不但没有显得累赘,反而更加衬托出女人的成熟。修长的大腿无力的耷拉着,那一对天足恰张的却是到好处。此时光着身子的白娘子,才叫天下第一。果然,那混混说道:还是白娘子更胜一筹,白娘子听到男人夸赞自己,得意的甩了个媚眼,在男人手里的玉脚,调皮的招了招。这一下,屋子里的气氛一下被白娘子的妩媚的动作点燃了,有的混混干脆把白娘子开药的桌子轰的推到,大家围成了个圈,把坐在凳子上白素贞围在中间。一个混混说道,还得娘子亲自下药,我们的病才会好。白娘子羞的说不出话来,但是所有人都脱下了裤子,露出了又粗又长的阳具。白娘子看到屋里的几十人阳具都挺的直直的,各个都有一尺多长,吓的娇叫到:你们不是都好了么,还想怎么样啊。混混淫笑到:我们想感谢娘子治病之恩。说罢,几个人把白娘子抬到桌子上,把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掰开,按好,又有人把她的手从头顶拉直按住。
  这样,赤裸的白素贞挺着大肚子,四脚朝天的被按在桌子上。白娘子哭喊到,不要,小女子身怀六甲,你们不要这样。白娘子娇躯上,被几十双大手覆盖了,混混们争先恐后的把手伸到白素贞的胯间,有人掰开她的阴唇,甚至几只手指已经伸了进去。白娘子下身一片狼藉,从阴道里分泌的淫水弄的股间闪闪发光。在一片叫好声中,一个混混将顶在白素贞阴道口边粗大的阳具,一寸村的插进白娘子那抽搐阴道。很显然,冰清玉洁的白素贞不适应这种狂肏,只看她被按住的两只小脚委屈的弓着,十个纤长的脚趾都翘了起来,那怀孕的大肚子由于阳具的插入显得更加的凸起。白娘子觉得一尺多长的阳具仿佛插了五百年才到根部,但是这仅仅是开始,马上,那根阳具就开始了无休止的抽动。众人看到,白娘子那肥厚的阴唇被撑的圆鼓鼓,随着抽插,一次次将阴道里面的肉翻到外面,被凌辱的女人脸红的像成熟的苹果,乳房随着肌肉的紧缩,溢出一股股乳汁,流到白娘子挣扎的玉体上,混合上白素贞的香汗,弥漫出诱人的香味。白娘子在强烈的刺激中,呢喃着叫到:小青,小青救救我……两天后,远在千里之外玉莲山上的小青感受到了白素贞混乱的信息。小青心头一紧,莫不是姐姐除了什么意外?她马上双眼一闭,脑海中显示出的场景让小青芳心大乱。只看凌乱的保和堂内,仍着几件姐姐平时穿的衣物鞋袜,几十个男人围住了一丝不挂的姐姐,姐姐的玉体被夹在几个男人中间,男人的阳具在姐姐阴道,肛门内肆意的抽动,姐姐一手拖着怀孕的肚子,一手拖着屁股,弓着身子,一条腿站立踮着一只脚尖,另一条腿拿在男人手里,金钗半歪,头发一半已经披散在雪白肩头,姐姐一张樱桃小嘴死死的咬住一缕秀发仿佛是减轻全身的刺激。
  整个保和堂内一片淫乱。男人的淫笑中夹杂着姐姐娇弱的呻吟。只听姐姐狂乱的羞叫着:小青……,小青你怎么还不来啊,救我。小青看到这种淫乱的场面,羞得小脸红扑扑的,此时小青正在修行,所以也是浑身赤裸,下身一缕粘滑的液体早已滑到雪白的大腿上,小青娇脆脆的说到:姐姐,你坚持住,我这就来救你。
  说罢驾云下凡,小青救姐姐心切,走的匆忙,没来的及穿衣服,直到下凡后,才发现自己也是光着屁股,但是再上天去取衣服是来不及了,天上一日,地下十天,自己去拿件衣服就等于让姐姐的身体多落入劫难中十天,小青想到这,玉牙一咬,将自己头上的纱巾取下,叠成四方,垫于跨下,翻身上马,这样一来,自己娇弱的阴道就不会直接被粗糙的马背磨破,就这样,小青赤身裸体,快马加鞭,奔像杭州。
  小青日夜不停的赶了两天的路,这天,马奔驰在山路上,小青担心姐姐,心一念咒,脑海里又呈现出保和堂的情况,只看过了两天,保和堂内的混混们不但没有少,反而多了,很明显是有些混混又出去把这里的事告诉了更多的人。只看姐姐神情委顿的瘫在一张椅子上,已经是任人摆布了,一个混混从药房的抽屉里拿出来了各式各样的中药,淫笑着说,咱们在保和堂玩了两天,都忘了这里是杭州第一的药铺啊,我从药房里找出了几味春药,给那小娘们下了,保证她浪叫莺啼,不像现在这样,干两天就蔫了。小青揪心的看到,姐姐听到那男人的话,本来都有点失神的眼睛又冒出了泪水,只听姐姐说道: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要给我用春药,求求你们不要了。但是混混们才不会怜香惜玉,架起白娘子,像捣药房走去。小青心头一紧,果然接下来看到,混混把姐姐平四肢拉开,平放在地上,又有混混拿来几个枕头,塞在姐姐的腰下,这样,把白娘子的玉腰垫高,把白素贞的阴道抬成一个仰角。小青看到姐姐的阴道被干的红肿发亮,阴唇外翻,阴道口张开着,再也合不上,从里面流着滴答的粘液。有混混拿来,虎鞭,鹿茸,驴子膏,还有各式各样说不上名字的春药,也不碾碎,一个混混两手撑开白娘子的阴道,另一个就这样一包一包的把春药到在白娘子的阴道里。小青看到,姐姐刚开始还想用手挡在阴道口边,但是马上就放弃了,恨恨得把头侧向一旁,混混们就这样一包包的下药,直到那药从姐姐子宫内满到阴道口撒了出来,但是这对白娘子来说,才是刚刚开始。一个混混摸着白娘子圆滚滚的肚子和下阴,说道,小娘们,自己走到那边那个捣药钵去,可别让你阴道里的药掉出来了哦,那是很珍贵的,否则的话有你好看的。白娘子不敢不从,吃力的站起身,但是小青看到,姐姐刚一起身,阴道里的药就顺着大腿露了下来,姐姐妩媚的眼睛惧怕的扫了一眼房间里的男人,马上夹紧了双腿,从这到房间的那边有段距离,白娘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已经有男人拍着姐姐的屁股,示意她过去。白娘子秀眉一蹙,计上心头,小青只看姐姐先微微分开双腿,然后一手伸到胯下,护住下阴,再将双腿紧紧并住。另一只手拖住凸出大肚子,有人淫笑到:小娘们,你这样怎么走路啊,小青也在纳闷,只听姐姐柔柔的说:小女子自有方法。说罢,撅着屁股,并着腿,像小姑娘做游戏般朝房间那边一跳一跳的过去,只是现在在跳的,并不是小姑娘,而是一个被一堆男人包围,浑身赤裸怀孕七八个月的妩媚少妇。这种本不应由一个端庄的孕妇做出的行为,被白娘子演绎的更加凄美。小青看的心都碎了。白娘子玉体灵巧,跳跃中整个身体玲珑有致,随着每次落地,那前倾的胸口下吊着的两个摇晃的乳房都随之一弹,从红枣样的乳头里震出乳白的奶水。两只月亮样的金莲承受着孕妇全身的重量,终于,白娘子跳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在一架捣药机前停下。妩媚的眼睛里闪动着倔强的泪水。混混们也跟来上来,一个混混指着机器说,小娘们,坐上去,你去把阴道里的药都捣捣碎,白娘子听到这,几乎晕了过去。远在千里之外的小青也都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原来,保和堂制药房里有个捣药的大钵,上面竖着根铜制的大杵坐药时,将药放在钵中,用脚踩两个踏板,由于机关的运动,那大杵就一上一下的把药捣碎。而现在的机器的机关被混混做了手脚,随着脚踏板的才动,那根大杵是向相反的方向运动。混混说,小娘们,去啊,怎么还要我们帮你?小青看到那盆中矗立着的二尺多长,胳膊粗细的同杵,失声叫到,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样对待姐姐。但是没人能听见远在千里之外小青的抗议,保和堂早被淫乱的气氛包围,小青看到,那铜杵被固定在脸盆一样大的钵内,钵高也就是三十厘米,但是那杵足足有两尺,抛去埋没在钵内的部分,那根杵也有一尺多长,姐姐要是坐在上面,就算努力用脚支撑,屁股悬空在钵面,插在阴道中的杵都够受的了,况且,自姐姐已被凌辱多日,早已没有力气,只怕一座上去,就一滑到底,让那杵连根插入姐姐的阴道,随了这些混混的淫愿。但是白娘子是凤凰落架,早已身不由己,也轮不到白素贞多想,小青只看姐姐跳到杵旁,一条腿跨过铜杵,让自己阴道口对准粗杵,然后慢慢的蹲了下去。白娘子阴道里被春药填的满满当当,但是这根杵又是强行插入,那些春药不是被推的更深,进入了白娘子的子宫,就是被挤到阴道内壁的四周,小青甚至能听见男人淫荡的叫好声,姐姐的娇喘声中夹杂着春药被挤碎的声音。小青看到,姐姐从下阴到肚脐那一段都被撑的圆滚滚的,仿佛娇嫩的皮肤都要裂开般。一切果然被小青猜中,白素贞早已没有力气抵抗,只看白娘子无力抗拒自己的重量,阴道中插着杵的身体一寸寸的下滑,伴随着全身的抖动,姐姐的屁股坐在了钵底。
  那根铜杵,连根的埋没在了白娘子的阴道里。小青不忍再看,却又不得不看,只看那钵不大不小,刚好让姐姐那肥大丰满的屁股坐在里面,姐姐的两条腿分在两边成W形状伸到盆外。一双玉脚踩在地面。这个姿势让小青觉得,有点像自己和姐姐晚上洗屁股的场景,有时候天冷,不能天天洗身子,姐姐就拿两个盆子,放上热水,自己和姐姐就脱了裤子,光着屁股坐在热水里,很是舒服。但这会白素贞阴道中插着这么长的东西,早已有点错乱了,她杏目含春,双手慌乱的不知道放在那里好,最后扶在了肚子上。一个混混对着白娘子说:小娘们,开始吧。小青看到这个场景,酸楚的笑了,以前姐姐和自己也是面对面的捣药,夏天的时候,自己和姐姐经常穿着肚兜,披着白纱,光着脚丫一边踩着板子,一边调笑,哪知现在姐姐要用自己的这双玉脚,来凌辱自己的身体。哪知早已迷乱的白素贞,竟然断断续续的娇喘这说:随便你们怎么样都可以,但是我是不会作践我自己的身体的……那些混混看到白娘子到了这步还没被完全征服,淫欲更加,一个混混说道,小娘们那我们成全你。说完,拉过踏板,不紧不慢的踩起来。
  唔……唔嗯,随着铜杵在白娘子阴道中的抽动,白素贞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娇吟。令人痛心的场面出现了,小青只看姐姐由于女性的本能,阴道中的刺激使她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姐姐屁股刚刚从盆里抬起来,就被两只手按住雪白的肩头,又生生的把姐姐按了下去,白娘子拼命挣扎,但是哪有几个男人的力气大,白娘子那阴道,含着铜杵无奈的一口口的吞下去,又直到连根埋没。再到后来,混混直接拿来两个很短的脚镣,一边锁在白娘子纤细的脚腕上,一边锁在地上的一个铁环,这样就等于把白娘子死死的锁在了地上,让她起不了身。小青看到姐姐已经在劫难逃,在姐姐的挣扎中,混混踩踏板越来越兴奋,那铜杵在白娘子阴道中飞快的抽插,把白娘子干的梨花带雨,随着抽插,小青看到姐姐阴道中被碾碎的药合女性下身分泌的液体顺着外翻的阴唇一股股的被挤出,深褐色的液体积在盆中,白娘子的屁股间早已一片泥泞。「小,小女子……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啊,停下来」娇喘中,白素贞拼命的挺直身子,想把屁股太高 一点,但是脚腕被锁在地面,让她动弹不得。那本能的动作,只是把她柔美的身体拉的更开而已。小青默默的数着,那根铜杵已经在姐姐阴道里抽了三千多下了。此时的白素贞早已没有力气抵抗,瘫坐在盆里,要不是阴道里有那根铜杵撑着,整个人就要倒下去。
  全身香汗淋漓,像从水里出来一样。从阴道里挤出的褐色粘液已经积攒了小半盆,白娘子的屁股就坐在着液体里。沮丧的任人摆布。混混看到白娘子这幅媚态,淫笑到:小娘们怎么累了?那休息会,擦擦汗,说罢扔过来一条手帕。白娘子下意识的用手接了,这手帕本是白娘子闺中常用来擦汗的物什,是一条又香又滑的汗巾。白娘子这会满身香汗,粘的难受,拿着手帕却又不好意思在男人面前擦汗。
  正在扭捏间,只看一个混混上前,捏住白娘子的红枣般的奶头,用力的揉搓,嘴上说着,白娘子冰清玉洁,怎么好意思在咱们粗人面前擦身子,说完竟用嘴咬住白娘子的乳头,用力的吸允。又有人扣着白娘子的肚脐眼接话到:那是,你看人家小娘子,肚脐眼都圆圆的,一定是个守妇道的女人。接着竟然有人把手伸到白素贞胯下,撩拨这白娘子的阴毛,说道:谁家姑娘有白姑娘阴毛这么长,白娘子可是全城第一性感的美人。那身子可是金贵的很呢。那个踩踏板的混混说道:那可不吗,白娘子的阴道紧的很呢,你都不知道我踩的多费力,平日里,白娘子的阴道肯定不会让男人碰,你说是不是啊,小娘们?说罢故意用力踩了两下。白娘子听了这许多调戏的话,羞愤的要死。混混们一口一个粗人,口口声声说自己纯洁,但,自己那纯洁的身子,早已被这些男人们调戏了个遍,到如今,自己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想到着,白娘子抬起粉脸,望着一屋子男人,说道:小女子擦汗遍是了,还请大哥不要取笑了。混混们淫笑着说:快擦擦吧,看把咱小娘子热的。白娘子玉牙一咬,又说:那还请踩板那位大哥,停下,小女子下身那物什,实在插的我心慌的紧。那混混淫笑到:小娘们,你道是提醒我了,你还有个穴闲着呢。说罢,解开白娘子的脚镣,几个人抱住白娘子的屁股,把她抬起来,白娘子羞叫到:不要啦,你们不可以玩人家的屁股啊。但没人听她的,又有人掰开她两瓣桃子一样的屁股,往白娘子肛门里倒春药。最后又拿来一根同样的铜杵,一根顶在白娘子阴道,一根顶在肛门,慢慢的插入白素贞的肛门,一边插,一边问到:小娘子,你让不让我们把这根铜杵插到你的屁眼里去啊?白娘子拧过头,看着铜杵一寸寸的插入自己的肛门,娇嗔道:随便……你们了,……就算民女说不要……你们,你们还是会把它插进去的……唔。在淫笑声中,白娘子阴道肛门都插着铜杵,坐回到了盆里。前后两人同时踩板,插在白娘子阴道和肛门中的铜杵一起抽动,就算白素贞是千年的仙女,也承受不住,那怀孕的身子本来就压迫的肛门窄紧,现在插入铜杵,更是刺激强烈。白娘子发出一声声浪叫,身体剧烈的抖动着。混混淫笑到:怎么了,小娘们,不擦汗了吗?白娘子娇叫了好一会,身体仿佛慢慢适应了,只看她挪了挪屁股,把自己调整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大口的喘着气,一手捏着手帕,颤抖在身上胡乱抹起来。小青看到姐姐玉手拿着手绢在身上抹了两回,那手绢就被香汗湿成了一团,姐姐又将手绢打开,一手拿住一个头,伸到背后,像搓背一样,来回抽动。那身体跟随着阴道和肛门中的抽插,一上一下,一对乳房摇晃的花枝招展。小青突然觉得,这时候姐姐光着身子坐在盆里,插在阴道和肛门里的铜杵外人也看不出来,如果没有周围这些男人,这个姿势就真的好想平日洗澡一样优雅。只是如今,在盆里的姐姐红喷喷的小脸挂着屈辱的泪痕,锁在地上的小脚夸张的舒展着,挺着的大肚子下,小腹里明显能看到有东西在抽动,乱晃的乳房和一股股从阴道和肛门里流出来的粘液和一屋子的男人表示姐姐并不是在洗澡,而是在遭受调戏。小青只看到,又一个混混上前,一把拔下了姐姐头上的籫子,一下子,白娘子一头乌黑的头发像瀑布般披泄下来,如果说白娘子扎着头发,是一个怀孕的少妇,那么现在的白娘子,就只是一个真正的光着身子的怀孕女人。白娘子看到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身体以外的东西也被摘了下了,女人到了这个份上,从心里和生理上,就彻底放弃了抵抗。小青看到姐姐恨恨的把手绢掷到地上,双手插着腰,娇喘着:民女……民女这个样子……好看吗?回答她的却是身上无数双乱摸的大手。,当小青看到伴随着姐姐无助的求饶和一股股的乳汁被从捏变形的奶头中挤出来的场景时,不忍再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但是保和堂内,对白娘子的奸淫是不会停止的。又一轮朝阳升起来的时候,秀发披散的白娘子也迎来了自己的新一轮高潮。此时的白娘子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坐在一个混混的阳具上,早已精疲力尽。当又一个混混抱住白素贞的脚往外掰开,准备插入阳具时,白娘子拼命挣扎,娇叫到:不……不可以了,你们调戏了贱妾五日,贱妾娇躯不堪……可,可不可以……给贱妾吃点东西。混混淫笑到:小娘子腹中饥饿,自是我等不对。快给小娘子拿些东西来吃。说罢,竟然有人淫笑着端上来一盘核桃。白素贞看到盘中核桃一个个又大又圆,发出青绿色,根本没有熟透,这样的核桃砸都很难砸开,如今端上来,可见混混们并不是诚心让自己吃东西,但是白娘子几天没吃东西,饿的发慌,芊芊素手拿了一个,放在嘴里去咬,可哪里咬的动。白素贞可怜巴巴的望着一屋子的男人,不知道如何是好。一个混混淫笑到,怎么了?小娘子,咱们这里可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吃了哦,你自己看看能不能用什么方法把它「夹」开,说完冲着白娘子红肿的胯下努了努嘴。周围响起一片淫笑,白娘子自知又要受辱,却毫无办法,只看白娘子先像狗一样跪在趴在,玉手拿着核桃拨开阴唇,在一片起哄声中,从身后将核桃放入自己阴道。而后白娘子握紧一双小粉拳,趴在地上加拢双腿,但很快白素贞发现,自己这个姿势根本无法力挤碎阴道中的核桃,而且,白素贞发现,自己由于被轮肏了多日,那本来就肥厚的阴道更加的松弛,似乎更加用不上力。白娘子为了吃上东西,什么都不顾了,又拿来一枚核桃,塞进自己肛门。在阴道肛门双重异物的压迫下,白娘子才感下身到略有窄紧。只看白娘子用手往后捋了下头发,坐起身来,那被挤完乳汁的乳房仍然显得很大,吊在胸前摇晃,白娘子屈辱的爬上一张桌子坐在两腿分开上面,两条玉腿慢慢并拢,只看白娘子玉腰一扭,两腿猛地交错的和在一起,啪啦两声,阴道和肛门中的核桃竟然被夹开了。白素贞赶忙拿出沾着自己胯下粘液的核桃,放在嘴里三两口的吞了下去。刚开始混混看的很新鲜,但是白素贞这样夹了十几个个核桃之后,混混就看腻了,他们又给白娘子增加了难度,她们让白娘子坐在一张四方凳上,将白素贞两腿分开绑在凳子两旁,娘子双手被绑在身后。然后将核桃放入白素贞阴道。在混混的起哄声中,只看白素贞涨红了脸用力,无奈双腿被分别绑在凳子两旁,无法发力,只靠女人阴部肌肉的力量想要加碎核桃,实在是太难为白娘子了。
  就这样,调戏白娘子的淫乱场面又过了三天,其中有百姓到保和堂找白娘子看病,目睹了这淫乱的一幕,像官府报了案。此时小青恰好赶了回来。在公堂之上,混混人多势众,反而诬赖白娘子不守妇道,趁着男人不在,淫或众人,并且还有人看到小青的确是一丝不挂,裸体骑马在杭州城中,于是把小青也带到了堂上,此时白娘子一丝不挂,小青则穿好了衣服。
  白素贞赤身裸体跪在公堂之上,羞含着眼泪道:民女并非淫妇还请大人给民女做主。那县令是个昏官,淫笑到,大胆刁妇,你何冤之有?白素贞道:民女怀胎八月,谨守妇道,哪知这些混混破门而入,将民女衣衫扒尽,日夜凌辱。县官问道:如何证明此事?白素贞分开双腿,光着屁股坐到了地上,抬起一条腿,勾起自己身体,一只手捧起自己一只小脚,抬着伸向县令:大人请看,民女虽然相貌拙劣,但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民女一双小脚虽非金莲,却也呵护有佳,平日里常给脚趾甲涂抹胭脂红粉,可是这帮混混,对民女日夜施淫,常把民女一双脚放入口中舔允,以至于民女脚趾甲胭脂尽落。请大人明察。说完又把玉脚往高抬了抬,堂上每个人都看见,白素贞一只玉脚,像月亮一样洁白,五个指甲盖上没有胭脂,却散发着健康的光泽。县令点了点头,又派人下堂验身,只看一个压抑一手抓住白素贞的小脚,五个手指插入白素贞五个脚趾缝隙中,反复揉捏一阵,记录了白娘子所说。只看白娘子又娇挺挺的站起身,碘着大肚子冲向堂上娇声说:
  民女已经怀胎八月,本来乳房丰,奶水充裕,哪知这些人奸淫民女之时,各个对民女乳房揉捏挤压,将民女一身的奶水全都挤光了,呜呜……说着,两个手握住自己丰满的奶子,用力挤捏起来:大人请看,民女……民女哪里还有什么奶水!
  白娘子越说越羞,脸颊通红,堂下百姓看到白娘子自己揉捏乳房,各个兴奋不已,公堂之上早已淫乱不堪。又有差人来验明正身,只看一个差人双手握住白娘子乳房,肆意的揉捏,这还不算,那差人竟然捏住白娘子红枣大小的乳头,反复搓动。
  把白娘子羞的直喊:大人,大人好了啦,捏痛民女了啦。一番检查之后,白素贞背过身又跪在地上,冲台上撅起屁股,两手掰开自己两瓣圆圆的屁股,露出粉嫩的肛门,那肛门又红又肿,很是可怜,白素贞虽然羞怯,但还是柔声说道,大人请看,他们连民女肛道也不放过,插入铜杵,阳具等物肆意调戏,民女肛门非承欢之地,如今红肿不堪,比其他女子现在撑大了一圈,说完这些,当然又是验身之兵丁,竟然又有人拿来铜杵反复插入,已验证白素贞所说的话,那人拿着铜杵在白娘子肛门中插了五六十下,确实是畅通无阻,才相信了白娘子的话。最后,白娘子站起身,岔开双腿,掰开胯间阴唇,哭着说:民女胯间阴门,本事女儿家私处,却被反复凌辱,阳具日夜抽插不停,配合春药,淫具,民女体弱,日夜不得歇息,阴道早已松垮,再合不上,阴唇肿胀,阴核外翻,民女阴蒂本是粉红,却由于日夜被淫,转为黑色,白娘子越说越恨,哭着又说:不麻烦官差动手,大人请看,说着白娘子拿来一根一尺多长铜杵,顶在阴道口边,玉手一抖,一下把铜杵连根插入阴道。周围一片惊叹。白娘子跪了下来哭道:大人英明,哪家女子下体如民女这般松弛,民女女儿家娇弱阴道,竟被凌辱至此,还请大人为民女做主!
  县官说道:本县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通过娘子香的考验,那么本县便给你做主。
  所谓娘子香是古时考察妇女是否淫荡的妇刑,用刑之时,先将女子扒光,令其坐于刑椅之上,女子双腿岔开分高翘于两旁,点两柱香插于女子脚指头缝隙之间。然后另兵丁奸之。若女子贞烈,被奸淫之时,玉女心静,方寸不乱,双腿不会抖动,香则不会灭,若女子不多时便浪叫莺啼,玉腿乱抖,插在女子脚指头上的香很容易被弄灭,这样,此女被认为是淫女。很少有女人能挺过一炷香的时间,往往受刑之女都在香烧完之前,被干双腿乱抖,弄灭了香火,背负了淫女之名。
  白素贞也知道这些,但是这是她作为女人最后的机会了,白素贞微微点了点头,柔声说道,民女定要讨回清白之身。说罢,光着身子站起来,毫无遮掩的大方的走向刑椅,坐了上去。在一旁被绑着的小青看到姐姐赤裸的身体微微颤动着,这种特殊的椅子让姐姐以半躺着的姿势坐在上面,那椅背是一个斜面,白娘子半躺着靠在上面,椅背的长度刚好到白娘子的脖子,这样女人的头却没有支撑,只得微微后仰,白娘子梳了个月形的发鬓,用一根竹簪子别在头上,发鬓下一头秀发随着后仰的头垂在空中。白娘子的两条腿分在椅子两边,被高高抬起,一双小脚搭在两个托板上,两只脚的小脚指头缝隙里各夹着一炷香,小青看到姐姐两只红肿的乳房像两个小山峰一样翘着,胯间的阴道耻辱的外露着,由于多日的凌辱两片阴唇外翻在两旁,滴答着粘液。沾着淫水的阴毛像杂草一样凌乱在阴道周围长了一圈,有些阴毛倒在阴道里面,让人们想到草地上的兔子窝。那怀孕的肚子,随着喘气一起一伏,白娘子努力将脚绷直,尽量让香垂直的竖着,这样能烧的更快,然后她柔媚的哼了一声,说道,大人,民女准备好了。只听县令又说:看在你已经身怀六甲,本官再过给你几次机会,如果你脚指上的香被你弄灭了,只是扒去你妹妹一件衣衫作为惩罚,直到她身上的衣服被扒光,如果她浑身精光,已经没有衣服的话,你脚趾上的香每灭一次,就往她下身插一件淫具,如果她的阴道,肛门,尿道都被插满了的话,就算你失败了,你和你的妹妹将被判为淫妇,永远供百姓玩乐。
  小青在一旁羞的哭了出来,冲白娘子喊道:姐姐,姐姐,你不要管我,你不要管我。白娘子美目一闭:小青,姐姐一定会让大人还咱们清白的女儿身的。白素贞的话还没落音,只看一个兵丁,已经提着阳具走到白素贞分开的两跨前,县衙两旁早已围了一大堆好奇的百姓,百姓只看这个兵丁五大三粗,阳具足有碗口粗细,长度超过了一尺二!兵丁紫红的龟头顶在白娘子的阴道口边只进去了一点点,白娘子两片阴唇被顶开,像含着龟头一样。只看那兵丁一手扶助白娘子怀孕隆起的肚子,一手掐住白娘子大腿根部,口中说道:小娘子,在下有礼了!说完腰一挺,噗的一声,那一尺二的阳具连根插到底!然后飞快的抽动。白娘子全身一颤,唔的娇叹一声,急的扬起头,看着身前的男人说道:轻点……你轻点……但是那男人哪会听她的,众人只看插入白娘子阴道的阳具又粗大了一圈,而且每次抽动阳具几乎都是连根拔出,然后又全部插入,那速度快的另堂下百姓啧啧称奇。每次抽动,都把白娘子阴道内壁的肉带的外翻出来,那葡萄般的阴核已经被翻到了外阴,再也回不去,小青看到姐姐的阴核露在外面,贴着阳具剧烈的摩擦,几乎都要被挤扁了,羞的不敢再看,闭上眼睛。但堂下的百姓看的气氛热烈。都好奇的在看着白娘子脚指头上夹着的香什么时候会灭。这会,只看白娘子被干的玉眼迷离,下身的水一滩一滩的被挤出阴道,但是紧紧的抿着嘴唇,努力的控制着身体的起伏,所以那一双小脚在剧烈的抽插中之时微微的摆动而已。兵丁又抽插了三五十个回合,众人看到白娘子全身已经是汗津津的发亮,那阴道伴随这阳具的抽动发出噗嗤扑哧的声音,那一双小脚的抖动大了些,但是夹在脚指头缝隙里的香还在缓缓的燃烧。堂下百姓看到白娘子能坚持这么长时间,都很不满意,很多人大喊为兵丁加油,甚至有人喊道:干死她,干死这个淫妇。白娘子听的心都碎了。女人咬紧牙,微微抬头看了看脚指头上的香,已经烧了一半了,白娘子为了自己和小青的清白,拼劲全力迎合着男人的抽动,来减轻身体的起伏。
  在加油声中,那兵丁越干越快,又抽插了二百来下,白娘子已经感到深深的绝望了,自己已经顶不住了,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摇晃的越来越快,堂下的百姓看到,白素贞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白娘子仰着头,伸着舌头娇喘着,延液从嘴里流出,顺着女人的粉脸留在头发上。一对乳房变得铁硬,这正是女人高潮的前兆。兵丁将白娘子的乳房握在手里反复揉捏,白素贞呻吟着:不要,别,别捏民女的奶头……唔……白娘子拼劲女人最后一点力气控制自己,拼命的张开一只眼睛,朦胧中看到自己夹在脚指头上的香只剩下了最后一点点,她咽下一口唾沫,紧紧的握住双拳,蹦紧身体,要和奸淫自己的男人最后一搏。周围的加油声越来越大,男人好像也用尽了全力,但是还是没有能够突破玉女最后的防线。在吵杂声中,只听一个老者缓缓的说:搔这个女人的腋下。那个兵丁显然听到了,只看他双手从白娘子乳房上拿开,缓缓的摩挲到白娘子的腋下,轻轻的搔弄。一下子,白娘子再也把持不住中气,在全身剧烈的抖动中咯咯的笑出声来,众人看到白娘子玉体狂乱的抖动,嘴里含糊喊到:嗯,呵呵,别……别,咯咯……停啊……呵呵,呜呜呜……嘻嘻,呜呜……那笑声中夹杂着哭声,更显得凄美动人。白素贞下身被插,腋下又被瘙痒,再也把持不住,放弃了挣扎,浪叫着拧动身体,任凭男人奸淫。就在所有人以为男人要给白娘子最后一击的时候,白娘子胯前的男人突然停止了抽动,几乎把阳具拔了出来。所有的人都看着这一幕,气氛好像凝住了,整个堂上只有白娘子娇柔的喘息声,白娘子刚才已经绝望了,现在只觉的下身一松,她又偷眼看了看脚趾上的香,那香已经快烧到自己的小指甲盖了,难道男人放过了自己?
  男人当然不会放过白娘子,那只是白娘子一厢情愿的想法。紧紧几秒钟,男人低低的吼了声:走~ 猛的又将白娘子阴道口边的阳具一插到底!这一次,身体已经放松下来的白娘子再也没有办法重新控制住自己了。随着男人更快的抽动,白娘子屈辱的到达了高潮,只看她全身乱颤,浪叫连声,仿佛在配合男人一样向前挺着腰,阴道中啪唧啪唧的流出淫水,一对乳房不知羞耻的跳动着,随着乳房的摇动,一股股的乳汁从乳头中喷出,溅的满地都是,夹在脚指头上的香其中一支,被白娘子自己喷射的乳汁扑灭了,而另一只香,由于白娘子玉脚乱蹬,加上几个脚趾缝在高潮中都微微张开,再也夹不住,掉在了地上灭了。众人们看到白娘子脚上两只香都灭了,叫好声响成一片。而现在的白娘子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香的事情,她只是尽情的收缩着阴道,本能的被高潮快感所支配。由于害羞,也是出于女人最后的尊颜,白娘子一双芊芊玉手做出兰花指状,挡在脸前,不想让更多的人看见自己高潮时的表情,但是这种动作更是凭空增添了白娘子几分妩媚。
  众人只看白娘子的高潮持续了五六分钟,她的一对乳房才软下来,耷拉在两旁。
  两条修长的腿无力的掉在地上,一对玉脚还在微微的颤动,那胯间拔出阳具的阴道大大的张开着,还没有完全合上,随着阴部的痉挛挤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白娘子浑身瘫软在椅子上,人已经晕了过去。
  县令没有管烂泥一样的白素贞,而是转向小青,说道:大胆刁妇,你姐姐淫态尽露,你还有何话可说。本县仁慈,给你一个机会自己选择,脱什么吧!小青看到被折磨的晕脱去的姐姐,已经崩溃了,哭叫着看到,你个昏官,你不就是想扒光民女么,民女身上的衣服,你想扒哪件随便你吧!县令惊堂木一拍:大胆,你若不选,本县就让你姐姐坐上木驴,游街示众!小青气的玉牙一咬:民女愿脱鞋袜!马上就有衙役上前,抱住小青两只腿,两下脱下了小青的鞋袜。众人指着小青的粉脚议论纷纷,评价她和白素贞谁的脚更好看,小青不屑的转过头去不听。
  为了不让底板脚直接踩在地面弄脏,微微的踮起了脚尖。
  然而,堂上对白娘子的奸淫还要继续,差人用凉水泼醒白素贞,又把她的腿重新扶到椅子上架好,点起两住香插在白娘子脚趾缝上,白娘子呆滞的任人摆布,只是目光看到小青赤裸的双脚时,有一丝愧疚。随着身前另一个男人将阳具插入,白娘子倔犟的深吸了一口气,小青知道,姐姐还没有放弃。在男人的抽插中,只看白素贞淫而不乱,媚而不娇,用尽所能抗争到底。不过这一次,只半炷香的功夫,在高潮中白娘子那勾起的脚趾,就把香夹断了。而小青选择脱掉了外衣。第三次的时候,尽管白娘子拼命控制,那不争气的身体在几分钟后就出卖了自己。
  小青则被扒掉了外面裙子。
  闲话休叙,以后的轮肏时间越来越短,白娘子高潮的越来越快。后来为了节省时间,已经不给白娘子脚指头缝上点香了,只要白素贞高潮一次,就扒掉小青身上一件东西。所以,尽管白娘子用尽全力和男人对抗,小青拼命的配合,经过一天一夜的轮肏,小青还是依次被扒掉了手镯,发卡,内衣,抹胸,肚兜,月经带,浑身被扒光后,白素贞又高潮两次,于是小青,尿道中被插入了根筷子,肛门中又被插入一根来回抽动的木质淫具。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县令拍了拍半昏迷状态的白素贞的脸蛋,白娘子悠悠的转醒,一双大眼睛呆滞的看着县令。县令捏着白素贞松垮垮的阴唇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你输了,你妹妹阴道将被插入木驴,你也被认为是淫妇,你懂了吗。白素贞迷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明白。县令淫笑的转向小青:你姐姐看来是舒服的疯了,你不最后给你姐姐说点什么吗。此时的小青赤身裸体,因为尿道和肛门里插着淫具,为了减轻痛苦,只好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小脸由于下身刺激涨得通红。小青冲白娘子哭喊着:姐姐,你不要管我了,不论最终结果怎样,你都是我的好姐姐!小青那吊在胸口的乳房一抖一抖的,好生凄美。白娘子哼了一声,算是作为回答。男人粗大的阳具毫无阻力的插入白娘子饱受摧残的阴道,只三五的回合,白娘子被干的白了眼,口涂白沫,扭动着腰肢配合男人的抽动了。凌辱中,白娘子紧闭的眼睛里流出悔恨痛苦的泪水,在一边的小青,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青蛇白蛇两姐妹,浑身赤裸的骑上了的木驴,那插在她们阴道和肛门中的木棍都涂上了强效的春药。两姐妹要被游街示众,当两个木驴被退出府衙走向大街的时候,小青看到坐在另一只木驴上,低头抽泣的白娘子时,心疼的拉起姐姐的玉手,说道:姐姐,不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和你分开的。白娘子抬起泪眼汪汪的双眼:好妹妹,姐姐不哭了,不哭了,姐姐还要省些力气对付胯下的东西呢。说话间,木驴被拉动了,随着移动,插在小青和白娘子阴道与肛门中的木棒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两姐妹涨红着脸,咬着牙,挺着傲然的双乳,大大的分开修长的双腿,尽情的露着胯间诱人的春色,两只木驴并排前进,靠的很近,青蛇,白蛇谁也不说话,手拉着手,绽放着妙曼的身姿,一步步的驶向无尽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