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制服丝袜 亚洲日韩 欧美性爱 偷拍自拍 卡通动漫 国产三级 女同另类
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三章:满园春色】【作者:美腿阿姨】

14天前   ·   长篇连载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二章:混乱的序幕】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美腿阿姨

  【第三章:满园春色】

  三更的鼓声响起,我依然未归。此时的月亮早已月挂在柳梢头,而相约黄昏后的我和张虎头却依旧在浴桶热烈的接吻,两条赤裸裸的身躯在浴桶内缠绕着,并掀起一股股水花。

  苏府内父亲有些焦急的踱步。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对自己曾经有过救命之恩的张父(张天霸)父亲:“唉,这可如何是好啊,张兄。”杏吧首发

  张父:“唉,我送马过来,本就是替小儿下的聘礼啊。今日一对小儿女情投意合,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父亲:“唉,张兄何出此言啊。我不是已经将二娘送与你了吗?”

  张父:“苏兄,我已经名言了以宝马易千金,断不辜负此恩以正妻相授。这白纸黑字怎么进了苏府就变成了,我要娶闺名千金的苏府如夫人马氏了。”

  父亲:“小女已经许配给当朝曹太尉之子曹操了。还望令郎速速归还小女。”

  张父:“哦,也好。不过令爱这样还能嫁给曹公子吗?”

  父亲:“你……你们这是奸淫良家妻女,这是讹诈。这是骗奸。”

  三个月前,张府。

  张父:“飞儿,我要给你说多少遍。苏家是三公之家,你爹我虽然和苏泉苏大人有些交情。但你要娶的是他嫡出的女儿。咱们家高攀不起啊。再说你见过她吗?也许就是个丑妇呢。别被荣华富贵迷了心。如果你一定要苏家的女儿,一个庶出的,哪怕是苏老爷的一个妾,为父都能给你求来。飞儿你听懂了吗?”

  张虎头:“爹,我见过他女儿。她叫雪凝,她也喜欢我。她们苏家的女塾(女子书院)我也经常跳墙进去约她出来。”

  张父:“什么?你跳墙进女塾。你疯啦。你告诉我你们有没有做那些越轨之事。快说。”

  张虎头得意的说道:“儿子虽然读书不好,但也牢记自己是圣人门徒,自知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不曾越轨苟且。”

  张父一脸看蠢蛋的表情说道:“是她不给,还是你不要?”

  张虎头吃惊的看着自己一向温文儒雅的老爸。似乎完全不相信自己是听到了这么振聋发聩的声音。

  张虎头呆呆的说道:“父亲,您说什么?”

  张父:“你还要为父再问一遍不成?”

  张虎头:“我从未要过。”

  张父:“那你就跟她要。一次不行就要两次。站着要不行,就跪着要。不让弄就要舔舔,不让舔就要摸摸。不让摸也得亲个嘴儿明白吗?男女之事哪有什么规矩,你弄了她,她就是你的。别人弄了她,你再去弄,才是私通,才是苟且。”

  张虎头的世界崩塌了。他此时大大的张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老爸。

  张天霸摇摇头随后便对自己庶出的儿子张宁说道:“宁儿,你不是自称花丛老手吗。教教你弟弟。”

  第二天,女塾外的墙根下,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张虎头,说道:“你说什么?”

  张虎头:“我要弄你,你快脱了裙子让让我弄弄好不好?”

  这……

  这……

  这是……

  这是什么情况……

  要知道我来到这个时代之前就已经三十岁,而在这个时代已经十三年从心理年龄来说我也已经四十三岁,面对这么一个男孩,如果我是十三岁的古代女孩,我会害怕他的要求,因为他太高太大了。可对于我这样一个保留着前世肉体以及灵魂记忆的人来说,他的高大恰恰是优点。

  可,可我只是拿他当个孩子看啊。我可是见过他穿开裆裤,也见他一点点长大的人啊。虽然我的生理年龄比他还小。虽然伴随着他不断的长大成人,我看着他亵裤下那个大大的东西心中依然会有一丝悸动,虽然在某些不眠的夜里也想过未来夫婿的样子时,他那个遇事就当在我身前的背影总是映入我的眼帘。

  但是……

  但是,这来的也太突然了。

  这事情的突然让我的心里砰砰乱跳,那感觉真是好纠结,好难堪,好惊讶,这还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的脸好热,耳根都已经发烫。

  害羞?

  当然是害羞,身边的所有人潜移默化的都在时时刻刻的暗示我,我就是一个大汉境内的一个十三岁女孩。一旦当我说出超越这个年龄或者超出这个时代的语言和词汇的时候人们都会像是看傻瓜或者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中充满了,鄙夷、惊讶以及不可言说的恶毒。

  人是一种群体动物,记得有一个实验就是将人好吃好喝供养起来,但所有人都不会和他沟通以及说话。实验的第一天,那个参与实验的人心中充满了自信,他愉快的享受了一切丰盛的美食并享受了最轻松的睡眠。第二天他试着与人沟通但是失败了。他可以安慰自己,至少自己享受了最优质的物质生活。第三天,他开始烦躁不安,并且失眠。直到第十天这个人已经开始自残。半个月后,那个人死了。

  我的穿越就恰似参与了一次这样的实验,而我之所以没疯或者没死也没有自残只因为我有两个人,一个是而你是二娘,另一个就是张虎头。其他的人要么是冷漠,恰如父亲,因为他自诩给了我最优质的生活。要么是因为我过激的言论,恰如“人人生而平等,应该一夫一妻。”这种言论而恐慌,而排斥,以至于最后耻笑和疏远。

  生母于氏最爱说的是:“众生平等,但要认命。认了命就是偿了前世的果报,也许你下辈子就可以摆脱女儿身了。”这话虽是安慰我,但其中却透露着在这个时代生为女人的那一份挥之不去的哀伤。

  母亲那里哀怨的空气让人窒息,以至于我感觉那种气息的味道就叫做“死亡”。她也爱我,但她似乎已经死了。

  二娘她会像个现代的母亲一样关心我,但她读书太少,只能是我说什么她听什么。

  只有张虎头会认真倾听并且时常按着我的思路提出自己的问题。比如“雪凝你说的高跟鞋穿起来会不会很累啊。”“开的汽车四个轮子要怎么转弯啊。”“皇帝由老百姓选出来。那皇帝的儿子可以继承皇位吗?”

  虽然我会经常告诉他,穿上高跟鞋露出双腿会显得很美的时候,他会说露腿很下流,并求我一定不要穿高跟鞋。(因为亵裤仅有裤腿,在他观念里露腿就等于不穿亵裤,就等于光屁股。)我也会告诉他汽车有方向盘,他会指着那图纸问我“牛马拴在哪里”,而当我说不用牛马的时候他会说:“美国人好笨,自己拉这么大的车那该多累。只有用牛马拉着才算省力。”

  而当我告诉他美国总统的儿子不会继承皇位,他会说:“哈哈,没一个总统能答应。”

  虽然和他们说话是鸡同鸭讲。但他们的存在确是我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勇气和动机。我现在好害怕,好害怕。害怕我拒绝了他,他就会找别的女人。也害怕答应给他我的身子以后他就会对我讲的那些事失去兴趣。从而彻底失去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而换来一个只对我身体感兴趣的男人。

  好吧,我给他,就当是我对他的补偿。也是他总保护我和关心我的奖励。我只有这具身体,今天不如我就给了他。我也和自己的命运搏一把。

  赢了,我可以挣来个好夫君。输了也可以离开那个让人喘不过气的苏家。即使他不要我了,嫌弃我了,我也可以保留下一份完整的浪漫。

  张虎头:“让我弄一下。”说着就要去解开已经解开我的衣襟,开始在我的胸脯上抚摸了起来。杏吧首发

  我赶忙捂住胸口说道:“啊……张虎头,你干嘛……别过来啊。小心我揍你。”好吧,我又反悔了,这家伙的猴急坏了自己的好事怨不得我。

  张虎头:“你!”

  我得意的说道:“我什么我。”

  张虎头:“你可是答应过嫁给我的。”

  我:“你……你,你胡说。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张虎头:“那年你说了,我只要喝了管家熬的毒药,你就嫁给我!”

  我:“那管家熬的是砒霜吗?”

  张虎头:“不是,可我也喝了啊。”

  我:“既然你没喝毒药。那本姑娘的也不算失言。”

  张虎头:“让我弄一下。”

  我:“你很烦啊。”

  张虎头:“让我弄一下。”

  我:“我可打人了啊。”

  此时女塾内的女先生已经在大呼小叫的四处寻找我。大喊着:“苏雪凝,苏雪凝。”

  张虎头作势要喊,我赶忙捂住他的嘴。开玩笑如果被发现了,再女先生抓回去要很羞耻的被当着所有女同学的面被打屁股啊。拜托,我心里可是住着一位阿姨的好不好。那种耻辱的惩罚简直就像是国内的某些原配当街扒光并殴打小三一样的羞辱。

  张虎头小声说到:“那你就让我弄你。你不让我弄你,以后我再也不帮你逃学翻墙。再也不理你了。”

  我一听不由升起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然而他以往和我的交情,以及那位女先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又让我发作不得。可转念一想这家伙呆呆傻傻的又怎么想到要弄女人呢?有了,就这么问一句。

  想到此处我就笑嘻嘻的说道:“傻子,傻子。我叫你呢。你就别生气了。你过来,你告诉我你要弄什么?”

  张虎头:“我要弄你。”

  我明知故问的说道:“哦,那你告诉我,你要弄哪里。”

  张虎头:“这……这个……”

  呵呵,傻瓜弄女人套弄哪里都不知道。看来一准是别人教他的。于是我便故作急迫的说道:“你快说,你快说嘛。弄哪里,弄哪里啊。”

  张虎头被我问的傻了,他似乎想跑。

  就是这样,我吓死你个小色鬼。

  于是我赶忙凑过去说道:“我让你弄,快点告诉我,弄哪里嘛。”

  张虎头:“这个,我爹没告诉我啊。”

  老混蛋居然在教儿子这些,变态啊太变态了。老变态生了个小变态,这张家老老小小的还有一个好人吗?

  我就那么看着已经局促不安的张虎头。他的脸居然越来越红,越来越涨以至于都像个个小丫头一样已经局促不安了起来。

  看到张虎头这个样子,自然是刚才心中那抹阴云也自然是消退了大半。

  我:“虎头啊,不如你回去问问你爹。要弄哪里怎么弄,问清楚了回来再告诉我。好不好?”

  虎头:“唉,只好如此。”

  我:“恩,好的再见。”

  虎头:“不,我还不想走。”

  我故作惊讶的说道:“啊?你不是要回去问你爹要弄什么吗?”

  张虎头一脸得意洋洋的说道:“无妨,今天就是弄不得。就是让我舔舔你下面也可以。”

  我一听,小脸不由一下红了,虽然和虎头很熟,自己心里也曾经觉得自己这副身体再长大点嫁给这个呆头呆脑的傻老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我在现代社会里已经有过生儿育女的经历对于男女之事并不陌生,但,但……但我毕竟被当作古代的小女孩养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来也都虽然是心里想想这些事,可我也确实没做好准备啊。

  虎头见我害羞,于是就壮着胆子,红着脸说道:“雪凝,雪凝你别躲着我。我知道你害羞。可我从小就想娶你。一直就想,我想让你给我生孩子,我想让你做我娘子。我这辈子只想要你一个。如果你不肯给我,我死的心都有了。雪凝别害羞,来,让我舔舔。没事不会疼的,也不会坏了你的身子。其实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我也很害羞不知该如何是好。不过我爹说了舔女人下面不许害羞。我已经准备好了。雪凝你就给我好不好。雪凝,雪凝……”说着说着他居然像个即将因为溺水而要陷入绝望的人一样牢牢的抱住了我的腿。

  张虎头的告白,说实话放在现代基本顶多得到一张好人卡,甚至有可能遭遇一季响亮的耳光。毕竟什么“让我舔一舔”什么的让我从女性本能而言就充满了厌恶。但对话给人的感觉往往离不开时代的大环境。虽然东汉时代的蓟城民风开化,有很多的女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夫君。即使选择了自己的夫君,也不可能有男人愿意这样哀求自己的妻子或是相好。

  也许就像许多人所说的那句话一样“只因稀少而难能可贵,只因稀少而弥足珍惜,只因罕见所以氛围动人。”

  也许仅是因为我刚才心里已经答应给他的身子后又反悔所以想要补偿他一下。

  也许仅仅是十多年的无性生活,让我这个深知其中三昧的女人已经难以忍耐了。

  也许,我本就爱他。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随后便羞怯的低下了头。

  随后,伴随着我的点头,而后我的衣服一点点被他剥落。最后我的下体呈现在他的面前,他嘴贴了上去,轻轻的吮吸和舌头连连的在我阴唇上的勾引让我害羞的闭起了眼睛,身体也本能的躲避却又迎合着他的嘴巴。那感觉真的好刺激,我这具这有十三岁的身体是那么的敏感,而成熟的灵魂又让我懂得了如何去享受这种感觉。

  我享受着这久违而有曼妙的感觉,好舒服好刺激。渐渐的我放开双臂他的嘴巴开始在我的乳房吮吸着,他的舌头灵巧的勾动着我最细微的感觉,刺激着我最敏感的神经。

  自那次之后,我开始是半推半就的被他拉入角落任他玩弄,再后来就是我允许他的指头塞入我的阴道。直到最后我给了他,将我的身子在他冠礼的前一天给了他。

  此时的我们已经结束了在浴桶内的做爱,此时的他抱着我,说道:“老婆你好美。”

  我:“坏人,就你油嘴滑舌的。”

  张虎头:“我的嘴不油,不过舌头很滑。要不要试试?”

  我:“明知故问。”

  刘虞府内,徐寡妇被一滴滴蜡油滴在身体上而大大的睁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刘虞的蜡烛在她阴毛浓郁的地方画着圈圈,并不时在她的阴唇上一点点滴着蜡油。

  刘虞“嘎嘎”怪笑着,就好象是一只公鸭。

  徐寡妇:“哦,大人。啊,大人请您怜惜。”

  刘虞:“嘿嘿嘿,没问题啊。美人儿。”

  苏府小跨院内二娘在张天霸的注视下已经脱掉了最后一件衣服,她就那么那么闭着眼睛任张天霸抚摸着她柔软的娇躯。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4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