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美艳性感小护士的淫欲

3月前   ·   【小说】现代激情
我的妻子苏然是市医院的一名护士,长得很漂亮,像江疏影,又长又白的腿,还有着36D的胸,而我现在是铁路三中的老师,我俩结了婚之后,除了我俩没有生孩子以外,婚后的生活也挺不错的。

  只是最近妻子有点反常了,她上完夜班回来之后,立刻就要去洗澡,从来不像以前一样先跟我亲近,而且最近我要跟她亲近的时候,她总说累了拒绝我。

  今天是我跟妻子苏然结婚四周年纪念,我早早的下班买好菜和红酒,准备回家给妻子做个烛光晚宴,做好饭菜已经很久了,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还有已经燃烧殆尽的蜡烛,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钟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妻子还没回来。

  我的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了起来,今天是我和妻子四周年的纪念,我说了让妻子今天晚班请假早点回来的,可是现在都十一点了,她还是没有回来。

  更重要的是有一天早上我起的早,就看到了妻子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的,想到这些的我,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担忧,苏然可能chu轨了。

  这个时候苏然连我们四周年纪念的日子都不回来了,我心里都开始怀疑妻子现在是不是正在跟别的男人在床上呢,越想我越觉得不放心,连忙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妻子才接听了电话,我急切的问道:“老婆,今天咱们四周年纪念,我不是让你早点回来吗?你怎么还没回来呢?”

  “哦!我……我跟朋友……一起在健身房健身呢,马上回去!”电话中妻子的声音喘息的很厉害,好像很累的样子。

  这么晚的时间她跟朋友一起去健身房?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说道:“这么晚健身房还开门吗?而且我不是说了……”

  “啊!”电话中的妻子忽然惊呼了一声,我连忙问怎么了,妻子匆忙的说道:“没事,我……我崴到脚了,我很快就回去了!先不说了!”

  妻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我怎么感觉妻子不像是在健身,反倒像是在做那种事情啊,难道妻子是在边跟人做那种事边给我打电话?

  我连忙又给妻子拨打过去了电话,想要重新确认一遍,但是电话通着却始终没有人接了,最后索性我也不打了,回到了卧室躺着了,虽然躺着但是我却始终睡不着,翻来覆去的都是妻子刚才打电话时喘粗气的声音。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到了凌晨三点,我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妻子回来了,我连忙起身走了出去,只见苏然一手扶着门框一手脱着自己的高跟鞋,小声对我说道:“怎么还没睡啊?都已经这么晚了!”

  我心里有点赌气,苏然刚才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不接我电话的行为,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苏然说道:“今天不是咱们四周年吗,我一直在等你,你这么晚不回来去健身房干什么?还有,后来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了?”

  妻子换好了拖鞋,把包往沙发上一扔说道:“我不是说了嘛,我同事非要让我陪她去健身,我寻思咱都老夫老妻的了,什么四周年纪念啊,我累了,去洗个澡!”

  妻子的样子好像真的很劳累,而且她是护士经常上夜班还要伺候病人,我的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怜爱的情感,可能我是想多了吧。

  就在妻子去卧室放完包路过我去卫生间的时候,我直接抱起了妻子向着卧室小跑了过去,妻子吓了一大跳,挣扎着小声喊道:“林峰!你干什么?”

  我直接把妻子放到了床上,我说今天是咱俩四周年纪念,而且咱俩都好久没亲热了,我想你了,说着我就亲吻着妻子,同时手也直接从妻子穿着的白衬衫下面伸到了妻子的胸口,但是这么一摸,我就发现了,苏然居然没有穿xion罩。

  一下子我就愣住了,妻子昨天上夜班走的时候分明是穿着胸罩的,但是现在胸罩竟然没了,妻子怎么可能在医院把xion罩脱了?

  我趴在妻子身上,问她的xion罩呢,她说晚上拿药的时候手伸的太高了,一下子把xion罩带扯断了,她就脱下来了,现在放在包里呢!说着她就推开我,把包里的xion罩拿了出来,我看了一下确实是后面的扣带断掉了。

  虽然妻子的胸很大但是也没有这么夸张吧,手向上伸太高了,把xion罩带弄断了?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心里窝火,我下意识的问道:“真的是它自己断的?

  听我这么问,妻子直接就火了,瞪着眼睛看着我反问道:“林峰!你什么意思?不是它自己断的还能是怎么断的?噢,你怀疑是有男人给我扯断的,是不是?”

  我一看妻子真的生气了,而且我也没有证据证明她确实有男人了,我连忙说道:“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个xion罩不是刚买没多久嘛,应该不会断吧,我就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林峰,我告诉你,我每天为了这个家我容易吗?每天起早贪黑的我不就是希望咱俩能过好点吗?将来咱俩有了孩子也能轻松点,不然就你当老师那点破工资,你觉得够吗?现在你还怀疑起我来了,你是人吗?”妻子说着说着直接委屈的哭了起来。

  我心里一下子软了,想起了妻子确实不太可能chu轨,因为妻子从小的家教就很严,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而且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我俩想要个孩子都有怀上,好像就是我自己的问题,妻子都没有说什么,我现在好像确实不应该怀疑妻子。

  想着,我连忙起身把妻子抱在怀里道歉,哄了好半天妻子才不哭了,狠狠的照着我的腰上掐了一把,然后说道:“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正常的东西,我要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我当初会看上你吗?而且你摸摸看,不知道我的胸多大吗?往上伸手质量差的xion罩带当然会扯断扣带了。”

  妻子说着还抓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连忙说我错了,妻子转头看了一眼客厅里已经凉了的饭菜,然后有些歉意的对我说道:“对不起啊老公,最近医院太忙了,我知道我有点冷落你了,但是跟你在一起,我已经觉得每天都是纪念日了,今天晚上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啊!”

  说着妻子就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转身说她先洗个澡,看着走到浴室里的妻子,听着妻子的这些话,我心里的疑虑也被打消了,可能是我真的太敏感了吧!

  不过今夜能够让妻子好好伺候一下,感觉也挺不错的,毕竟妻子的样子和身材都绝对是女神级别的,想着我就兴奋的回到了床上,顺手我就拿起了妻子的xion罩准备扔掉,但是猛然间,我就看到了xion罩上居然沾着擦拭过的白色的污渍!

  男人怎么会不懂这个,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已经干了的痕迹,明显就是那种液体!居然粘在了妻子的xion罩上!

  002 发错的信息

  见到这个的我脑袋直接嗡的一声,立刻就想要冲到浴室里找妻子问个清楚,但是很快我就冷静下来了,这个已经干了,而且我闻了一下之后也没有闻出来什么气味,毕竟这个痕迹太小了,还被擦干了,也没有办法确定就是男人的那种东西,如果我再去责问妻子,她可能真的因为我的疑神疑鬼生气了。

  如果真的是男人的那个东西的话,怎么会弄到妻子的xion罩上?难道是苏然被别的男人强迫着咬了?

  可是我跟妻子结婚四年了,妻子都不同意用给我咬,说嫌弃脏,但是现在美丽的妻子居然给别的男人咬了,而且还弄在了xion罩上,想到这个我怎么能不气愤。

  索性我就把这个胸罩扔在了一边,等妻子洗完澡我就试探着问问,没有一会功夫妻子就洗完澡,裹着白色的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妻子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搓着胸口上边,我连忙问她怎么了?

  妻子坐在我的身边,揉着胸口说道:“你看,我今天晚上喝粥的时候不小心洒在了胸上,都烫红了!”

  我连忙关心的拿开妻子的手,果然看到她白皙的胸口上好像是被烫红的痕迹,再想到之前妻子的胸罩上沾染的白色污渍,我就说道:“哎呀,你怎么不小心点,是不是也滴在xion罩和衣服上了?我去给你洗了吧!”

  “不用了,就滴在胸罩上了,我用纸擦掉了,”妻子随意的说道,听妻子这么说我的心里如释重负,看来果然是我想多了。

  没了心理负担的我,看到这么美丽的妻子立刻就来了兴致,伸手就把裹在妻子身上的浴巾扯掉,直接压在了妻子的身上,妻子哎呀一声推了我一下说死鬼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坏笑了一下说道:“当然是gan你了!”

  说着我就开始对妻子上下其手了起来,妻子娇笑着推搡着我,说道:“哎呀,你坏死了!”

  昏暗的床头灯下,看着妻子完美的身躯,我再也控制不住,拼命的亲吻起了妻子的身子,一番辛苦劳作之后,最后我终于把持不住发射了。

  完事之后,妻子心满意足的靠在我的胸膛上,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胸膛画着圈,轻声说道:“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刚才那么粗暴的对人家,我都以为刚才身上的人都不是你了呢!”

  我也宠溺的捏了一下妻子的鼻子笑道:“还不是太久没和你亲近了嘛,而且你又这么有魅力!”

  我抱着妻子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老婆,你帮我用嘴弄弄呗。”

  妻子一听就掐了我的小弟弟一下,骂道:“混蛋,想什么呢,那么脏我才不舔呢!这次满意了吧,睡觉吧!”

  我见妻子拒绝,只好睡觉了,第二天一早起床上班,看着美丽妻子恬静的睡着,我忍不住俯身在妻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但是我刚要起身,她的手机忽然来了一条短信,下意识我就拿起来看了一下。

  “宝贝,昨天一激动把你的内衣扯坏了,今天晚上我给你买一条新的,不过小宝贝,你的嘴可真厉害啊!爽死我了!”

  这条短信让我如遭雷击,发送短信的人是一个陌生人的号码,妻子没有保存,我刚要叫醒妻子问问,但是我怕万一是别人发错了呢,岂不是又是自己误会了,我就小心的拿着妻子的手指,解锁了手机,立刻回复了一条信息回去:“好啊!你打算给我买个什么内衣呢?”

  回复完这条短信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如果对方还十分调戏的回复过来,那就一定是妻子外面有人了,到时候我一定要叫她问个清楚。

  片刻之后,对面终于回复了:“对不起,发错了!”

  我看着这六个字,心里有点疑惑,难道是真的发错了?快要上班了,我连忙用自己的手机把这个陌生的手机号存了起来,然后就把手机放回到了妻子的床边,简单了吃了一点就上班去了。

  可是因为昨天的事,一天上班我都不怎么在状态,下课后坐在办公室里我就看着那个陌生号码发呆,昨天晚上的事和今天早上的短信,都太让我怀疑妻子出轨了。

  “林老师,怎么今天的样子好像有点憔悴啊?生病了吗?”正当我发呆的时候,一个女人关心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们学校刚招了两个实习教师,跟我说话的这个是孟馨,上身紧身的白衬衫,胸前的饱满都好像随时都能跳出来似的,下身修长白皙的双腿十分的性感,梳着利索的马尾辫,长得也清秀好看的。

  另外一个实习教师叫陈瑶,打扮的很是风骚,成天穿着露脐装,还穿着黑丝袜,身材虽然也不错,但是我却不怎么喜欢,因为这个陈瑶好像是在学校里有什么关系,总对我们这些老教师颐指气使的做事情,好在陈瑶在另外一个办公室。

  我连忙收起了手机,说道:“噢,没什么事情,可能就是昨天晚上没太休息好!”

  孟馨点了点头,就到了我旁边的办公桌坐下了,开始忙着她的备课工作了,我转头看着孟馨,我就看到了孟馨胸前的饱满,我就忽然说道:“对了,小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孟馨转过头看着我笑道:“林老师,您有什么问题您就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犹豫了一下说道:“算了,先不问了吧!跟你一个小姑娘说这个,有点张不开嘴!”

  “那有啥的,你就问吧,没事,”孟馨笑着跟我说着,但是我刚要问,忽然办公室进来了一个男老师敲了敲门喊道:“孟馨,教务处龚主任叫你过去,商量你转正的问题!你快点过去吧!”

  “啊!这就去!林老师,等回来咱再说啊,”孟馨匆忙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就小跑出了办公室,我看着孟馨跑出去的背影,不禁有点担心了起来。

  因为我可是知道这个龚主任是什么人,每次来实习的老师转正,他都要刮点油水出来,男的就收钱,女的好看的就要骗到床上去,看来这个孟馨也要面临这关了。

  其实我对孟馨的印象还不错,长得好看,身材好,而且人也没什么心眼,一看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而且从孟馨来这里实习了,就一直是我带着她的,刚实习的时候他和他男朋友还一起请我和苏然吃了饭,我们关系还算不错,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孟馨就这样被龚主任给糟蹋了。

  想着我就起身向着教务处的办公室走了过去,走到窗户口的时候我就看到,正好窗帘没有拉严实,我就凑到了窗帘的缝隙上看了过去,只见孟馨已经坐在了谢了顶的龚主任的腿上,而且龚主任一边说着话,还一边把手顺着孟馨的领子就伸了进去。

  孟馨只是咬着嘴唇,好像要哭的样子,但是似乎被恐吓了,还不敢反抗,只能任由着龚主任的手乱来,龚主任看孟馨不反抗就更嚣张了,满脸阴笑的说道:“小孟啊,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这个转正名额肯定是你的!”

  003 陌生号码的主人

  说着龚主任还伸手去解孟馨衬衫的扣子,孟馨这个时候好像也害怕了,连忙用双手捂住了xion罩,可怜巴巴的求龚主任说别这样,我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也在思考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情急之下,我立刻到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门,然后大声的喊道:“龚主任,那个学生贫困补助申请的事情,我来找你商量一下!”

  屋子里立刻传来了龚主任的声音:“噢,小林啊,你等下啊,我这手头上有点事情!”

  很快龚主任办公室的房门打开了,孟馨匆忙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就跑了出去,明显孟馨的衣服就有点凌乱,我心里真的是把这个龚主任骂了一万遍。

  我一进到龚主任办公室,龚主任就脸色不悦的喝了一口茶缸里的水,对我说道:“小林啊,以后我办公室有别人的时候你别来打扰我,很容易打扰我的工作计划。”

  其实他是狗屁的工作计划,分明就是怕我耽误他搞女人,我连忙笑脸说是是是是,然后我就随便问了下给学生申请贫困补助的事情,随后就离开了龚主任的办公室。

  等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了孟馨情绪有点低落的趴在办公桌上,可能她也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也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我坐下之后就关心的问道:“小孟,你没事吧?”

  孟馨这才猛然抬起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嘴角挤出了一点笑说道:“没事,刚才,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我知道孟馨说的是我在窗户缝看到了她被龚主任、、、我点了点头,孟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毕竟她一个年轻女孩,这种事被看到肯定会不好意思。

  我连忙说道:“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肯定是龚主任拿转正的事要挟你了吧?”

  孟馨的小手不知所措的扣着指甲点了点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叹了口气说道:“这个龚主任可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这个转正名额要是不重要的话,你就趁早换个学校吧,龚主任可捏着这些名额祸害了不少实习老师了。”

  “可是这个转正名额真的很重要,我爷爷这辈子就想看到我家里能出一个教师,他已经快不行了,我就想赶快转正,好让我爷爷临走之前能不带遗憾走,”孟馨低着头说着。

  我还想再安慰孟馨几句,但是孟馨马上抬头说道:“好了,这个事情先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对了林老师,之前你想要问我什么来着?”

  我看孟馨都不想提这个事了,我也就不为难她了,我犹豫了一下看着孟馨问道:“噢,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胸也挺大的,你平时手抬高的时候,会不会把后面的xion罩带扯断啊?”

  之前我妻子说她的胸扣带是那样断的,恰好孟馨的胸看着也挺大,我就想着问一下,但是我这么一问,孟馨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有点生气的看着我问道:“林老师,我以为你是为人师表的好男人,没想到你跟那个龚主任一样,也那么色。”

  孟馨本来就刚刚被龚主任摸了胸,我忽然又问她胸的事情,她肯定以为我是不怀好意,我看她生气了,赶忙跟她解释,我就把我妻子xion罩扣带坏了的事情,还有我猜测她出轨的事都说了。

  孟馨这才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问,她连忙跟我道歉说误会我了,然后她才脸有点微微发红说道:“没有过,因为胸罩扣带都是松紧了,只要不是特别大力扯,一般是不会断的。”

  我哦了一声,心情一下子又是低落了几分,那个短信再加上孟馨的话,那只能是我有男人扯断了我妻子的xion罩,而且那个短信还说妻子的嘴真厉害,立刻我的心就好像落到了谷底,我让妻子给我用嘴她都不用,结果却给别的男人用。

  孟馨似乎也感觉气氛有些尴尬,她起身说道:“我先去个洗手间!”

  孟馨就走了,但是她刚走,孟馨桌子上的手机锁屏之前就弹出了一条短信,好像是发的一个图片,本来我是不想看的,但是我看着那个手机号码很熟悉,不就是跟我妻子早上收到的那个短信的号码一样吗?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保存的那个号码又是确认了一遍,果然就是那个号码,这个号码怎么会早上给我妻子发短信,现在又给这个孟馨发短信?

  我下意识的就打开了那条手机短信,手机上显示的图片让我的心跳瞬间就加速了,因为那个图片是一张女人给男人吃下面的图片,图片中的女人只有小半张下巴的脸,此刻那个精致的下巴上沾满了好像牛奶一样的液体,而且还有一根东西还在那个女人的嘴边。

  画面整体比较黑暗,但是依然能够看出来的是那个女人胸前似乎是敞开的,那对饱满是一览无余,而且更让我震惊的是,这个女人的穿着打扮,明显就是护士服一样。

  看了这个照片的我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虽然画面很暗,但是这个护士服,这个下巴的脸型,分明就和我妻子差不多,如果真的是我妻子的话,这个照片怎么会发到孟馨的手机上?

  我就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有些混乱了,正当我拿着孟馨的手机,看着照片上的图片发呆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孟馨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她一把就把手机抢了过去!我抬头看了孟馨一眼,她的脸红的好像要滴血一样。

  “林老师,你怎么随便看我手机呢?”孟馨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着。

  我连忙解释说道:“我也不是有意的,我看是个陌生号码发的信息,我以为是垃圾短信就想着帮你删掉,对了,那个照片上的女人,是你吗?”

  我小心的看着孟馨问道,孟馨连忙摇头,然后说道:“当然不是我,我怎么可能……”

  孟馨说到这里就不好意思说了,我也明白她是说她不可能这么乱来的意思,我也看那个脸型不像是孟馨,但是紧接着孟馨说道:“这个手机号是我男朋友的,他总是给我发乱七八糟的图片。”

  我的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子,那个手机号是孟馨男朋友的?而画面中的女人是我妻子,

  004 车上?

  孟馨的男朋友我有印象,他叫周哲,因为孟馨刚来学校实习的时候就分配给我带她了,当时周哲为了表示感谢说请我和我妻子吃饭,但是我们也就见了那一次而已,而且当时周哲和我妻子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啊?

  怎么回事我妻子就会跟周哲搞到一起了,我感觉心里实在堵的厉害,艰难的吞了两下口水之后我才看着孟馨,有点难以接受的看着她问道:“那个号码真是你男朋友的?”

  孟馨握着手机坐在了她的椅子上,对我说道:“林老师,你不知道,周哲他是个变态,所以我就把他的号码删除了,微信也拉黑了,现在我的出租房里,只有我自己住,我已经不让他来了!”

  我一听就有点惊讶了,问道:“怎么了?他怎么变态了?”

  听我这么问,孟馨的脸色羞红的厉害,好像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样,她好半天才下定了决心,说道:“我男朋友每次跟我做那个事情的时候,老是问我愿不愿意被别的男人干,而且还跟我说要跟他的好哥们交换女友,经常给我发这些乱七八糟的图片,你说他是不是个大变态!”

  瞬间我就明白了,原来周哲是个人妻爱好者,但是这种变态的想法我可是从来没有过,我自己的妻子自己还疼不过来呢,哪舍得和别人换,我连忙安慰孟馨说道:“没错,这样的变态分手就对了,你以后再也别联系他了,不然只会害了你自己。”

  孟馨也点了点头,看着我说道:“林老师,我知道你是个好男人,所以这些话我都对你说了,你可千万要给我保密啊!”

  我看着孟馨点了点头,毕竟这种事情确实也不好往外说,尤其是这个时候的我,更是感觉揪心的难受,我心里越想就越觉得那个照片里的女人就像是我的妻子苏然。

  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孟馨立刻收拾了一下东西,跟我说了声再见然后就走了,我整理了一下教案之类的东西,也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了,但是我刚起身就看到了龚主任眉头紧锁的走了进来。

  我连忙打招呼道:“哟,龚主任,您还没走呢,您这对工作也太用心了,还是早点回家吧,大嫂不是还在家等着你呢嘛!”

  龚主任没有理会我的马屁,咳嗽了一声说道:“小林啊,你跟这个小孟在一个办公室,是不是跟她很熟啊?”

  我不懂这个龚主任问这个干吗,我点了点头小心的问道:“还可以吧,怎么了龚主任?”

  龚主任双手背在身后,屯着个大肚子说道:“怪不得,你今天中午去找我问学生贫困补助的事情,应该就是想要坏我的好事,想保护这个孟馨,对吧?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懂事了,你的高级教师职称是不是不想要了?”

  龚主任说到最后语气一下子严厉了起来,我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子,坏了,这个龚主任还是在意我中午坏了他的好事,毕竟当时他都已经要得手了,但是却被我打扰了,他心里肯定会记恨我。

  我连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道:“哎哟,龚主任,你这话是从哪说起啊,我哪敢得罪您啊!我就是恰好……”

  “够了!我都听到陈瑶跟我说了,你当时在我的办公室外面站了好久了,”龚主任冷眼看着我说道:“这样,明天下午下班前,你把这个药放在孟馨的水杯里,到时候我会接她走,就当做是你弥补你的错误了,你要是不这样做的话,我保证你以后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

  说着龚主任拿出了一个小粉色包装袋的药粉放在了桌子上,原来是陈瑶那个贱女人看到我了,然后在龚主任面前告了我的黑状,我知道我再狡辩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只好点头答应了龚主任。

  龚主任这才背着手慢悠悠的离开了办公室,我拿着那个粉色的药袋心里一下子左右为难了起来,不用说也知道这里面是什么药,看来这个龚主任是真的要上了孟馨啊,但是孟馨今天刚刚跟我吐露了心声,她是真的把我当朋友了,我能这样看着她跳进火坑吗?

  但是我要是不照办的话,龚主任肯定也不会放过我,想着我还是把这个药粉放在了口袋里。

  这两天的烦心事真多,之前孟馨手机收到的那个照片也不是很清晰,而且只照到了下巴,护士服也很模糊,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我妻子,但是那个号码肯定是给苏然发过信息的,虽然很快就说发错了,但是还是很可疑。

  如果真的是孟馨的男朋友搞了苏然,那我心里可真的要窝火窝死了,因为那个周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不行,我一定要调查清楚,首先还是要从那个手机号开始,想着我回家的路上就又买了一张电话卡,到时候我就用这个陌生的号套那个孟馨男朋友周哲的话。

  很快我就回到了家里,苏然已经做好了晚饭,见我回来了马上笑着说道:“老公,回来了,快点吃饭吧,吃完饭我就出去了!”

  正在换鞋的我听了一楞,明天就是周末了,苏然应该是不用上夜班了,我换好鞋进屋说道:“你今晚不是没有班吗?”

  苏然摆好了碗筷之后说道:“噢,我晚上单位同事聚会,要去空间8度KTV唱歌,估计会玩到很晚,晚上你就只能一个人了!嘿嘿!”

  说着苏然还调皮的夹了口菜放在了嘴里,要是以前她这样说聚会,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但是现在我却很不放心,我下意识的问道:“哦,去得都是男的女的啊?”

  苏然一听白了我一眼,说道:“当然都是女同事了,我好闺蜜晓晴也陪着呢,你放心好了!”

  我一听也就没有继续追问,我强挤出来一丝笑容说了一声好,因为我倒是要看看她是真的去跟同事聚会,还是去约哪个男的了。

  吃过饭后苏然画了很长时间的妆,原本就是魔鬼身材的她,这个时候更加妩媚动人了,她换鞋的时候,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提着高跟鞋,波浪卷的头发垂在一边对我说道:“老公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哦!”

  说着苏然就砰地一声关掉房门走了,看着打扮的这么漂亮的妻子走了,我的心里反倒更加不安了,我连忙走到窗户前,看着妻子从楼道里走了出来,接着妻子直接就走到了一辆宝马车跟前,开门钻进了车里。

  因为我家就在四楼,所以看得十分清楚,就是一辆宝马车里,跟之前有一天早上我看到的送妻子来的宝马好像是一辆,但是车牌号看不清。

  妻子钻进了车里好一会,宝马车才开走了,这一刻我的心里更难受了,立刻我就换鞋跑下了楼,我准备去那个KTV好好看看,妻子是不是在撒谎!

  我开车向着空间8度KTV那边追了过去,到了地方下车之后,我才想起来我不知道妻子在哪个包厢,正当我犹豫要不要给妻子打电话的时候,忽然我就看到了之前停在我家楼下的那个宝马车。

  而且那个宝马车居然还在不停的震动着,顿时我的怒火就喷涌而出了,妈的,苏然居然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出来上车上来了。

  005 在家里偷qing

  这下子我真的是感觉愤怒异常,平日里妻子跟我上床的时候,这样的姿势不行,那样的姿势不行,甚至给我咬一下都不行,但是现在的她居然放荡到了可以跟别的男人车上了。

  气愤的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跑到了那个宝马车跟前,到了跟前我也看不到车里的情况,但是车摇晃的非常厉害,想到那么漂亮的妻子在车里被别的男人蹂躏我就心疼的厉害。

  我直接抡起拳头猛砸起了车窗:“草拟吗你的,给我出来,你个贱女人背着我偷男人,你给我出来!”

  寂静的夜晚我砸车声音十分大,原本剧烈摇晃的车一下子就没了声音,后车门马上就打开了:“对不起老公,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俩就是普通朋友!”

  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只拿了一件小衫挡在胸前,边说话边从后车座钻了出来,但是这个女人钻出来之后原本气愤的头脑发热的我一下就愣住了,因为这个女人不是我妻子苏然,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到我也愣了一下,伸手把额前凌乱的头发捋到了脑后,看着我问道:“大哥,你他妈谁啊?”

  原本以为是苏然在车里的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我认错车了,这个车虽然也是宝马,却不是之前苏然坐的那个,我连忙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原本在后座慌张提裤子的男人一听原来我不是这个女人的老公立刻就火了,提上裤子就从车里钻了出来,指着我骂道:“你他妈的,老子好不容易快身寸了,你他妈给老子打断了,我他妈打死你丫的!”

  那个女人也不满的上来就要挠我,见状我扭头就跑,好在这个男的体力不是很好,没有追上我,我跑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才甩开了这两个偷情的男女,但是跑掉的我心里并不怎么高兴,因为我妻子可能也跟那个女人一样,正脱光了衣服,陪着另外一个男人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一阵疼痛,我喘着粗气坐在了一边的长椅上,拿出手机拨通了苏然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苏然才接通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很吵闹的声音,好像真的是在KTV呢,我连忙问道:“老婆,你现在在哪个包厢呢,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降温,我给你拿了件衣服,我给你送过去吧!”

  苏然在电话里说道:“不用了,怪麻烦你的,你自己在家早点睡吧,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了!我这边很乱,我就先不跟你说了啊!”

  我还想要再说点什么,但是苏然直接挂断了电话,可是就在电话挂断的一瞬间,我猛然听到了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喊声:“你刚才输了,快,再脱一件……!”

  电话到最后挂断了,我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苏然明明跟我说没有男人参加的,可是电话里却传来了男人的喊声,而且还是什么输了再脱,难道苏然真的不是同事聚会,而是跟男人鬼混了,而且还玩脱衣服的游戏了?

  而且听电话那边很乱的样子,很有可能是很多男男女女的在一起,难道苏然已经开放到了可以和很多男女玩xx的地步了吗?

  我感觉自己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再想到之前孟馨手机里那个图片,如果照片里的真的是苏然的话,那我可真感觉自己跟苏然过不下去了,我真的接受不了苏然在别的男人面前这么开放。

  想着我就立刻又拨通了苏然的电话,我要立刻知道她在哪里,但是这次电话通了之后却没有人接听了,我一连打了三遍之后电话还是没人接,我就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难道是苏然跟他们玩的太嗨了,没听到?

  我猛然就想起了妻子说她跟她的闺蜜也在一起呢,我连忙找到了晓晴的手机号码给晓晴打电话,但是这个晓晴的电话号也没人接,这下子我是真的着急了,因为刚才挂断电话之后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太让我介怀了。

  这下子我是真的急的像是个没头的苍蝇了,我连忙跑回到了空间8度KTV,刚才那么乱的环境确实是KTV,我今天就是一个一个包厢的找也要把苏然找出来,想着我就开始一个个包厢的找。

  但是一连找了六七个包厢都没有找到,反倒是引起了KTV服务生的注意,拉住了挨个包厢查看的我:“你好,先生,请问您是来消费的吗?您在哪个包厢呢?”

  这个时候的我很急躁,我就推了那个服务生一把,说道:“我找人!”

  这个男服务生被我一推也来脾气了,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有保护顾客隐私的权利,如果您不知道包厢号的话,您是无权查看的,请您出去!”

  说着这个服务生还把手向外做请的手势,但是我知道我多耽误一分钟,苏然就可能多被别的男人玩弄一分钟,我直接急的就闯过了这个服务生跑到了下一个包厢门口,拉开门我就喊:“苏然!苏然你给我出来!”

  那个服务生见我硬闯,直接拿起对讲机喊道:“一楼大厅包厢,有人挑事!”

  我哪里管的上那个服务生的话,我见这个包厢不是又跑到了下一个包厢,但是不一会就来了几个壮汉保安,他们可不跟我讲道理,直接打了我一顿把我扔出了空间8度KTV,我的嘴都被打出血了。

  我这才冷静了不少,我知道进去找是不可能了,我索性回到了车里,我就在这里等着苏然出来,她如果真的跟着别的男人出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这一夜我都坐在车里死死的盯着KTV的门口,每隔一段时间就给苏然打电话,但是根本没人接。

  就这样一直到了天亮,我也没有见到苏然出来,此时的我心里已经有些绝望了,我又是拿出手机想要给苏然打电话,但是我刚拿出手机,苏然就给我打了回来电话,我连忙接了起来:“苏然,你现在在哪里呢?”

  “老公啊,我在家呢,我们昨天太乱了没看到你的电话,你怎么没在家呀?今天上班去的这么早吗?”苏然的声音有点疲惫的在电话中传来。

  我尽量克制住内心的激动,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是,我今天出门上班早,你们昨天在空间8度玩的怎么样啊?”

  “哦,我们昨天没去空间8度,那里没包厢了,我们就换了个地方,好了你先工作吧,我去洗个澡,先挂了。”

  我一听苏然这么说,心里的怀疑一下就提高到了极点,什么换地方了,分明就是出去跟男人约会去了,没有来空间8度,而且听昨天电话里最后那句话的意思,还是很多男女一起玩的脱衣服的游戏。

  我一听苏然说挂断电话,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若兰书城] 回复数字“1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也准备挂,但是我忽然听到那边的电话苏然好像没有挂断,而且还传来了苏然娇笑的声音:“哎呀,你别闹,这里是我家,小心我老公忽然回来,直接收拾了你!”

  我一听挤压在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我是真的火冒三丈了,苏然这个贱人在外面偷人就算了,居然还敢带到家里来,我直接挂断了电话,发动车子就急速的向着家里飞驰着。

  妈的,今天我要是抓女干在床了,我一定要杀了这对狗男女,车子飞驰很快我就回到了家里,利索的打开了房门,入眼出我就看到了苏然光着身子正在用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她看到我满脸惊讶:“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我没理会她,一眼我就看到了浴室里还亮着灯,而且里面还传来了淋浴的声音,我上去直接就把苏然推到了一边,恶狠狠的说道:“贱女人,你等我把女干夫揪出来我再收拾你!”

  说着我转身就向着浴室走了过去,猛地一把拉开了浴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