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我和妹妹的海岛之恋

2月前   ·   【小说】家庭乱伦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我有两个妹妹,我们的感情都是异常深厚。特别是我的Xiao妹妹,小时候体弱多病,作为哥哥的我一直没有少疼她。那时候物资还比较匮乏,吃饱饭是最高目标。我们俩相差将近5岁,我一直都是本着先让妹妹吃饱吃好,那时候难得能吃一口肉,妹妹和我都是挑食,不喜欢肥肉,只吃瘦肉。而那时候农村肉好不好以肥不肥的标准来判断的,瘦肉很少,每次我都是将挑好的肉给了妹妹,自己有么吃一点,没有就拉倒。妹妹从小也很粘我,总是哥哥哥哥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晚上睡觉也总是喜欢跟我一起,这样一直到我上初中住校为止。   但每到假期,她还总是时不时的钻进我的被窝,哪怕我后来上了大学。可那时候我总觉得她还是个孩子,包括爸妈也就随她了。   都说女大十八变,等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小时候瘦瘦弱弱的妹妹居然长得个子有175,比我还Gao一公分,而且居然发育得前凸后翘的,修长的身材配上发育良好的三围,加上我家的兄弟姐妹相貌都是不差,看起来异常动人,令我十分欣喜。尽管随着身体发育早已不跟我钻一个被窝,到在我大学毕业前的那个春节,家里住房紧张,爸妈把我们打发到以前的一个老房子里睡觉。妹妹以冬天冷为理由,整个春节期间都是钻在我的被窝里睡觉,而且总是粘得紧紧的,说取暖。在那一段时间里,每天抱着个发育已经良好的妹妹,因为疼爱,倒也从来没有什么想法,一觉到天亮。在平时的日子里,妹妹一看到我,也经常粘着我,大家都说我们兄妹的感情正好。   等我大学毕业后,那时候流行的分配工作,我幸运的来到了省城一家非常不错的单位工作。单位平时比较忙,但不管工资奖金还是福利都是异常的好,我记得那时候家里的东西吃喝拉撒啥的单位里都管,你结婚,还管分房子。而妹妹初中毕业后上了一个初中专,也快毕业了,反正她最后一年的吃穿用什么的全归我供应了,相比我读书的时候好了太多。   就这样过了一年,妹妹毕业后去了当地的一家企业上班,由于那家单位效益较差,我不时地补贴她一点。再过了一年,我已经结婚生子了,孩子半岁就断奶,因为他妈妈要去上班了,没办法喂奶。可不巧的是保姆说老家有事,也辞职了。   那天刚好妹妹没事来省城玩,她也非常喜欢这个小侄儿,她灵机一动说:「哥,我单位反正也不好,不如辞了带一段时间侄儿,等找到孩子大一点,好找保姆,再找份工作也不迟。想想也就是那么回事,她那个单位的收入还不如一个省城的保姆高,我就欣喜的答应了。   到底是亲姑姑,妹妹带孩子不知道比保姆尽心多少倍,老婆也很高兴,她没有少给妹妹钱花,也经常带着一起逛街买衣服什么的。孩子晚上跟姑姑睡,我们也轻松了很多。   转眼到了夏天,孩子已经7个月大了。我们单位和老婆单位都有夏天休假的安排,时间是10天,地点可以三选一。我们每个人可以带两个家属,我和老婆商量了一下,她一个想带自己的父母去一下,另外她觉得妹妹带着孩子辛苦,让我带着妹妹和孩子也去放松一下,地点就选一个着名的海边度假村。   我和妹妹带着孩子先出发去那个海岛,老婆他们要在我回来后再走。妹妹以前也从来没有见过大海,一路上异常兴奋。在大巴上,孩子倒是很乖,几乎都是在睡觉中度过。而妹妹却一路叽叽喳喳个不停,而且说到兴奋处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在我的怀里拱来拱去,我宠溺的摸摸她的脑袋随她闹腾。由于单位很大,再说工作不能耽误,都是分批出去的,同车的几乎都不是一个部门的,相熟的人也就一两个。好多同事还以为她是我老婆来着,还说这对夫妻挺有夫妻相,感情也很好。我也不解释,淡淡的笑笑。   到了海岛,很快就安排了入住。进入房间我惊讶的发现我们是一个超大床的大床房。哎,是我疏忽了,我想当然的认为是标准房,然后单位里分配房间的同事看到我们三个以为一家三口还特意给安排了大床房。但妹妹却一点也没在意,也对,我们从小一个被窝里钻习惯了所以也没觉得有异样。我一想,就是长大后我们也没少睡一起也就坦然了,再说妹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海边玩了。   带着孩子来到了海边,看到蔚蓝的大海,妹妹兴奋地一下子就扑进了水里。   一个浪头打过,妹妹发出了咯咯咯清脆的笑声。我怀里的孩子看见水也兴奋异常,不停扭动身体,我拎着他他也是用小脚兴奋打着水,尖叫着,开心着。一直玩到太阳下山了,才依依不舍、筋疲力尽回到酒店。   到了酒店,我们不管身上脏不脏先去狼吞虎咽的吃了饭,小家伙也因为消耗大,吃得也很痛快。吃饱回到房间,先把小家伙洗了澡,我陪着,妹妹紧接着去洗澡。大约过了二三十分钟,我听到妹妹在背后跟我说,哥哥我洗好了,你去洗吧。我顺声一回头,顿时移不开眼睛了。   妹妹正用一块大浴巾擦着她湿漉漉的头发,而身上穿着一条短睡裙。由于擦头发时候侧头弯着腰,我这个角度刚好从她的圆领口看见了那两片雪白。妹妹大约打算洗好澡就陪孩子睡了,而且一直来在我这个亲哥哥面前都是不设防的,我也一直只把她当成一个亲人对待,从来没有对待异性的感觉,我们以前一起睡她也是穿很少的,所以没有穿BRA,我不但看到了那坟起的雪白,就是那红红的,小巧的樱桃也一览无遗。妹妹先是浑然不觉,只是因为我的安静和吞口水的声音她觉得奇怪,抬头看了我一眼,看我的目光着落点,刷地脸红了一下就背转过身去。   这一转身就更完蛋了,她一转身还是弯着腰,那不长的睡裙完全没有遮住她发育良好的被小小内裤包裹的翘臀,随着她的轻轻摆动若隐若现,那圆润、洁白加上一个美丽的弧度翘起,我顿时有点口干唇燥,而裆间居然竖起了一根小钢炮。   在我的记忆之中,这是我第一次明确的对我的妹妹有异性的冲动。也许以前都是满满的都是亲情,也许因为这几年在老婆这里,我的性意识已经彻底地觉醒了。在那个年代,我和我老婆认识之前,尽管也和别的女孩子谈过恋爱,但都是限于拉拉手、抱抱、亲亲的地步。还也许自从有了孩子后,老婆对做爱一下子变得可有可无了,来之前我们已经有个把星期没有爱爱了。   在妹妹快要擦完之前,我猛然清醒了过来,逃也似地冲进了浴室,因为我只是穿着沙滩裤,要是被妹妹发现异常就尴尬了。妹妹嘀咕了一句:「心急火燎的干啥呢!」在浴室里,冷水的刺激下,我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就在我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听到门外有人喊我:「去打牌!」刚好我觉得暂时不知道这么面对妹妹,暂时一避也是好办法,于是我就应了一声,跟妹妹说:「你们先睡!」妹妹回了一句:「早点回来!」我心里一荡,这是我老婆常常对我说的话。   那天打牌异常的差,丢三落四的。再说白天也累了。到了10点半,我说散了吧,大家都同意就散了。   打开房间门,只有夜灯朦胧地亮着。妹妹和孩子早已在梦乡中,白天玩得累,现在两人都睡得很沉。由于怕睡中间压倒孩子,我们早已把床靠边,把孩子放在贴墙睡,这样也不至于掉下去。这样妹妹睡中间,我挨着妹妹睡边上。海岛的夏天还是很舒适的,开空调显得太凉,盖被子又稍显热了一点。于是,我刚把体恤脱下,准备在妹妹边上躺下去的时候,在朦胧的夜灯光下,我看了一眼妹妹。这一看,我脑袋翁的一下,在灯光下,妹妹也许在睡梦中觉得有点热,她的睡裙居然卷到了腰间,身体呈大字形,在朦胧的灯光下,那白皙、圆润、修长的大腿散发着圣洁的光芒。那不大的三角裤包裹的坟起,那弧度是那么地诱人。有几根调皮的卷曲的毛发跑了出来,在灯光下闪耀着黑黝黝光泽。   而上半身,由于睡裙布料的柔软,清晰地将她那发育良好的年轻的胸部轮廓勾勒了出来。在那俩个圆润形状的顶部,自信地顶着只有玉米粒大小的颗粒。   看了良久,我努力平复着实在无法平静的心跳,脸红耳赤的轻轻地在妹妹身边躺了下去。我当时心里在想,我这是怎么了,这是我从小疼爱的亲妹妹,一奶同胞。在以前在一个被窝里紧紧地抱在一起也睡过,可从来都没有引起过任何的性冲动。   也许在睡梦中,妹妹也是能感觉到她那熟悉的哥哥气息,她转了个身,像无数次她喜欢的那样,转过了身,背朝着我,贴进了我的怀抱。正面的拥抱,我们以前只是在清醒状态下会有短暂的拥抱。我习惯性的用手轻轻的圈住了她的娇躯。   对妹妹来说,可能跟无数次的拥抱一样,但对我来说,却太不一样了。   由于之前的绮念,我那小钢炮一直都没有消肿。而妹妹的这一转身,她那性感的翘臀只隔着一条薄薄的短裤,直接贴在了我的翘起上。而大片裸露的臀肉跟我的肌肤相接,让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而下身腾地一下,更是刚硬无比了。也许睡梦中妹妹觉得下面有东西咯得难受,她居然轻轻地动了动她的臀部,这下子由于我下面只穿了一条宽松的沙滩裤,充分自由的小家伙居然隔着裤子进入了她的臀沟!   两片薄薄的布料根本就阻挡不了那带着暖意和潮意柔软的感觉。我是过来人,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闻着妹妹身上好闻的处女香,我情不自禁的轻轻动了动下面,那感觉让我直接崩溃了。   妹妹在我的怀里甜甜地睡着,可我已经浑身发烫。这时候欲望已经战胜了一切,我的脑子里除了欲望其他都已经归零了。我下面一直轻轻地前后摆动着,滚烫的手颤抖着抚摸上了妹妹年轻美好的身体。先是裸露的肩膀,再是隔着衣服抚摸上了腰部、背部、腹部。实在不过瘾,手从已经卷到腰间的睡裙中伸了进去,手指所及,那绸缎般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愉悦了。逐渐手光顾了光滑紧致的大腿,充满弹性的翘臀,总之全身除了隐私点已经全部光顾了一遍。   睡梦中的妹妹也许非常喜欢这样轻柔的抚摸,其实我们以前在一起睡,我也是会抚摸她,只不过那时候的抚摸都是亲情的抚摸,从不涉及敏感地带。妹妹轻轻地嗯了一声贴我更紧了。人得寸就想进尺,更何况在欲火焚身中的男人。我偷偷地把下面自己的那层布料去除了,得到解放的钢炮重新纳入臀沟后,那感觉只让人热血沸腾。也许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小钢炮接触的地方的布料似乎更湿润了。   我的手也不老实了,慢慢地向胸部隆起进军,先是外围,心一横,直接抓向了那柔软的肉团。抓起那团软肉的刹那,脑袋轰地一声,心跳直上180。我老婆是平胸一族,我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过,更何况这是亲妹妹。   下面传来的暖意跟湿意更重了。我一只手在上面两个圆润之间不停运动,另一只手往下,穿过了布料,抓上了翘臀。那翘臀,圆润,弹性十足,那手感绝对是杠杠的。在翘臀过足瘾后,我的手来到了大腿内侧。在细腻中,我的手一点点地向上运动,渐渐地靠近了那暖意和湿意的源头。   这时候我的心里还残存着一点点理智。毕竟是我的亲妹妹,而且是从小宠爱的Xiao妹妹。这些年来,只要有我一口喝的,绝对有她一口吃的。我妹妹超爱一种野果,每年5月份成熟,却只有高山上有。我每年总是会冒着可能碰到狼的危险,翻山越岭给她采来。其实我自己也很喜欢吃,可我只会挑几个不太好的尝尝味道,其他全喂她小嘴里了,看她开心,我就欣慰。曾经有一次,妹妹非要跟我去山上,可不小心被树桩扎破了脚底,我背着她,硬是翻越了几座山来到乡卫生院给她包扎好,又走了十几里地背着她回家,那年我11岁。小时候粮食紧张时,每次吃之前我总是要关心一下这个妹妹有没有先吃饱,然后再自己吃……妹妹一直没有醒来,也许是白天玩得太累了,也许是她知道躺在自己异常熟悉且疼爱她的哥哥怀里,所以睡得十分放心。但睡梦中她毕竟是已经20岁的大姑娘了,而且发育得很好,我的抚摸她是一定会有感觉的。我残存的理智一直没让我跨出最后一步,但也许我的抚摸让她感觉到了快意,又有点不够满足,睡梦中的妹妹于是又轻轻地扭了一下身体。这一扭动不要紧,我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全垮了。   她这一扭动,上半身随着她的扭动,我前面一直刻意避开的顶端一下子落到了我的掌心。也许因为前面我已经将她的酥胸揉搓得够久了,那顶端落入手掌中,我明显地感觉到她长大了,变硬了,原来的玉米粒现在成了小樱桃了,而且我能感觉到那周围的小颗粒!而下面那只手,因为她的扭动,本来近在咫尺的手掌,一下子感觉到了暖暖的、软软的、湿湿的地方!   在以前的两年中,我跟我老婆认识到恋爱,陷入热恋中后,由于我们是直奔结婚去的,难免就有了鱼水之欢。老婆也是从刚开始的不太适应到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感觉,在恋爱的那段时间,她还是很疯狂的。自从能达到顶峰后,她每天至少要索取两次。新婚旅行,有一天白天累得像狗,她都累哭了,可到了晚上还是自己把衣服脱了坐了进去。只是有了孩子后,母性大爆发,几乎所有的心思全在这个小不点上了,于是我们的做爱频率急剧下降。在恋爱中,我们第一次让她达到顶点还是因为我们刚开始做了没几次她就出差了,结果回来那天我去车站接她,回到集体宿舍已经晚上11点了。那时候我们一个房间住两人以上,老婆说去楼层公共浴室洗个澡,太晚,怕,叫我陪着她。到了浴室门口,我老老实实地站下了,结果她看看四处无人,一把就把我拖进了浴室。在浴室里,她把我的裤子一把扯下,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自己抓牢水管弯腰翘臀,一下子把我的jj纳了进去,没等我动,就疯狂地运动了起来,很快就咬着毛巾长长地猛哼一阵,头高高地扬起,臀部死死地贴着我让我的jj深深地扎在里面,而我也被刺激得一泻千里。后来我问她,那次是为什么这么猴急,她说出差的第二天梦见和我做爱,醒来后觉得逼里痒痒的,这几天一直有这样的感觉。好不容易熬到回来,路上就想着和我做爱的情景,所以早已泛滥成灾。我绝对是老婆的第一个,可两年下来,还是积累了好多性经验,至少各种体位不是问题,每次我坚持的时间也不是问题。   正因为已经有这样的经验,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睡梦中的妹妹有点性奋了。这把我最后一点残存的理智淹没了。我的手上下齐动,上面的手在揉搓圆润的同时,时不时地拨动轻捻那顶端刺刺的樱桃。下面那只手先是在布料外面找到了我的硬挺,调整了一下位置,顶住了布料中心最湿最暖的凹陷,并且加快了前后移动的频率。然后这只手穿过了布料,先是掠过一些并不浓密的柔毛,然后在那鼓鼓的如一个馒头的上面留恋啦一会儿,终于达到了那热热的、湿湿的、软软的、滑滑的泉眼中心!   睡梦中的妹妹呼吸渐渐开始急促起来,全身也开始发热,皮肤更是变得粉红,显得更是娇艳。看着妹妹娇艳欲滴的脸庞,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着,吐出来的气息闻起来甜甜地,闻之欲醉。背着身,我还是禁不住努力伸过头去在她嘴角亲了上去,舌头沿着伸了过去,居然被她含住了,她还咂了两下,弄得我浑身痒痒的。   我上面的手和下面的手禁不住加快了节奏和和频率,妹妹的呼吸更紧急促,我的手指头忍不住就轻轻地没入了她的泉眼中。   妹妹的甬道是如此的紧凑和温软,布满了管道的水滑滑的,我的手指头毫不费力地通过了点点颗粒,滑向了深处。随着我手指头的深入,妹妹的身体渐渐地弓了起来,当我达到底部那块软肉时,妹妹急促地嗯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   睡梦中醒来的妹妹显然没有搞清楚状况。身体上传来陌生的阵阵快感,那感觉让她欲罢不能。而他她最亲爱的哥哥此刻抱着她,居然有一只手抓着她的从来没有别的男人光顾过的酥胸,另一手居然在她的处女羞羞之处,然后臀沟里还有一个不明棍状顶着。而身体随着这些手、棍的运动,阵阵快感一浪浪袭来,让她骨酥肉软,每丝骨头缝里都痒痒的。她努力地转过头想了解清楚,然而,迎接她的却是她哥哥火热的嘴唇和灵活的舌头。   被吻住的妹妹彻底晕菜了。可那亲吻尽管没搞清楚状况,可也一样让人陶醉。   作为老练的哥哥我,早已知道如何去亲吻了。舌头在妹妹的口腔里肆意活动着,与她的娇舌碰撞着,而妹妹本能地将舌头与哥哥的舌头纠缠、摩擦,体会着那快感。   亲吻许久,毕竟扭着脖子亲吻是很费劲的,但如果让妹妹转过身来,我的手必须要脱离现在的位置,我怕意乱情迷的妹妹清醒过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改亲吻妹妹的脖子和耳垂,在我轻轻含住妹妹耳垂的时候,她全身一绷紧,居然发出来唔的一声呻吟声。然后,全身微微扭动,下半身尤其剧烈。原来这是她的敏感点。我在她下面的手在她扭动的过程中,来回抽插,我已经感觉到她那里的水已经泛滥了!   随着我的手指不断进出,妹妹突然带着哭腔的声音轻轻地急促的喊着:「哥~ ,哥~ 」身体扭动得更厉害了,在拒绝中又有点逢迎。我这时候已经无法思考了,唯一的念头就是我要插入那个火热的泉眼!   我拔出了我的手指头,在手指头脱离妹妹甬道的刹那,她明显的有个跟随的动作。她的内裤随着扭动,早已经退到了她那圆润的翘臀下面。我抓住了我的坚挺,在她身后通过她的臀沟,准确地找到了她的泉眼。我在那湿滑的甬道口滑了两下,你已经硬如磐石的坚挺上,沾满了她的花露,也许我滑动的时候坚挺那菇头滑到了她的相思豆,妹妹居然全身弹击了两下,更是刺激得我熟练地把坚挺固定在泉眼的通道口上,腰部微微一用力,那坚硬破开了那狭狭暖暖的甬道,缓缓地向深处进发!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刹那的感觉,妹妹那甬道是如此的紧凑,而且层层叠叠,破开一层又一层,似乎永远到不了那个尽头。而且异常的温暖,把我的坚挺包裹得严严实实,严丝合缝的。那温暖带给我的全身的毛孔都舒爽的张开,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毕竟是妹妹的第一次,我的妹妹对我是异常信任,无话不讲的,我非常了解她,虽然没有出血,但这绝对是她的第一次。我的坚挺尽管是缓缓的深入,不可避免的还是会给她带来一点点痛苦。她在我插入的过程中,一直发出通并快乐着的「……唔……」的长声,等我终于到底的时候,她又长长地出了口气。   也许是那插入的痛,让妹妹的神志瞬间恢复了一丝清明。妹妹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了,她开始挣扎,」哥哥~ ,哥哥~ ,不能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手也开始往后推,身体往前要脱离我。   欲火高炽的我这时候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插在这个让我欲仙欲死的肥美甬道里面,绝对不能脱离!于是我一只手紧紧地抱住妹妹的腰部,而那坚挺则似钉子般的牢牢地扎在那舒爽的甬道里面,另外那只手则飞快地在妹妹的酥胸上肆意的活动着。妹妹比我的力气是小多了,她的挣扎刚好让我的坚挺在她的甬道里进进出出。而每次的进出都会带给妹妹一个强烈的颤动。   随着颤动次数的增加,妹妹的挣扎更像是迎合了。她现在变成一个完全的矛盾体。身体带给她的快感让她欲罢不能,但那一丝清明却让她觉得这样很不好。   于是,是挣扎还是迎合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看那充满矛盾的妹妹,我含住了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轻轻地温柔地说:「妹妹,哥哥很爱你。既然已经插进去了,就让我们做一次好不好。」充满矛盾妹妹听了这句话以后,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一软,再也不挣扎了。我见机一边加大了手上对她小樱桃的攻击,一边开始下面缓缓地抽送。   由于充满了爱液,妹妹的甬道尽管还是那么紧凑狭窄,可抽送变得越来越顺畅了起来。妹妹的挺翘圆臀,弹性十足,每次插到底,她自然给弹回来,那酸爽的感觉实在是美妙。妹妹尽管没有挣扎也没有迎合,但每次我抽出来送到底的时候,她还是会有身体上的反应。而且,微微地有了呻吟声。   抽插了一会儿,我觉得不太过瘾了,于是我把我的坚挺从妹妹狭长的甬道里抽了出来,抽出来的坚挺上沾满了爱液。在抽离的一刹那,我似乎听到了妹妹发出的有点不舍的声音。我轻轻地拿手拨了一下妹妹的娇躯,妹妹似乎很有默契地正面朝上躺在了床上。我看了一下这时候的妹妹,她的睡衣已经卷到了胸部以上,内裤则挂在腿弯,全身的肌肤已经发红了,脸蛋更是红扑扑的,娇艳欲滴。她小嘴微张着,略显急促地呼吸着。看到这样的妹妹,我手一抬就把她的睡裙和内裤轻易地脱了。看到已经全身赤裸的妹妹,我忍不住就亲吻了上去。这次的亲吻可比刚才扭着身子好多了。我舌头一伸,就进入了妹妹微张的小口中,灵敏地扑捉到了她的粉舌。没多少下,我明显地感觉到妹妹的回应,她的舌头也动了,跟我的纠缠在了一起。我收回我的舌头的时候,妹妹的舌头居然跟踪追击,进入了我的口腔,捉住了我的舌头又是一番纠缠。结束了这个长吻,我从妹妹的脖子慢慢地亲吻到了她的胸部,终于如愿以偿地含住了她的樱桃。在我含住樱桃的刹那,妹妹整个人明显的往上一挺,过了许久才又落了回去。我的手也没有闲着,到处肆意,当然重点照顾的对象是她的桃花圣源。   我手指头娴熟地拨动着妹妹已经肿胀的相思豆,时不时地手指头穿入那滑腻不堪的甬道,感受着她的甬道那层层颗粒。在我的多重挑逗下,妹妹终于开始了带着哭腔的呻吟,身体则颤动着,扭动着,不知所措。   我突然听到了一句含糊的话:「哥~ ,弄进来!弄进来!」这是我们老家的方言,意思是快插进来、插进来!我一愣,还问了一句,「什么?」,结果妹妹扭动的身子几乎是哭喊者「弄进来!弄进来」这时候的我天塌下来都管不了,我翻身上了妹妹的娇躯,妹妹无师自通地张开了她那修长的美腿,那粉嫩的桃园圣地闪耀着晶莹的光芒,那是我见过最美的桃源圣地,哪怕后来阅尽了爱情动作片,也从来没有被超越过。   我刚一凑近,调整好位置,早已等在那里的妹妹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坚挺就往她的桃源圣地放。等我感觉已经被卡住的时候,我正往下顶,妹妹的已经急促地往上迎凑。   噗呲一声,我的硬挺已经深深地扎入了妹妹身体的最深处。这时候的妹妹,在我身下长长地「哦……」了一声,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妹妹在发出长声后,那修长的美腿一下子牢牢地将我的腰锁住。我的硬挺在她狭长的甬道中无法动弹,只能深深地扎在她的软肉之中。   过了一会儿,妹妹终于放松了她的美腿,她的翘臀轻轻地往上挺动着,我也不失时机地开始了我的抽插。   随着抽插的慢慢加快,妹妹的呻吟由低到高,而她的臀部的挺动迎合也越来越快。   我一直来觉得正面的做爱是最有征服的感觉的,看着你身下的娇躯迎合你,你唯一的愿望就是狠狠地回应她。   到了这个时候,我都已经只能往下砸来形容我的动作了。每次的动作,我们的性器紧紧地磨合在一起,分开,又磨合。这时候妹妹那酥胸上的樱桃从粉红已经变成了大红,而且你都感觉她要涨开了,那不大的乳晕上小小的颗粒每颗都已经喷薄欲出。我哪怕轻轻地掠过上面,都会带给妹妹急剧的颤动。而下面已经不是靠速度而是靠力量了,我们的性器结合在一起,狠狠地研磨几下才分开。   就这样研磨了不久,我的蛋蛋都已经湿滑不堪了,全是溅出来的爱液。突然,妹妹又紧紧地用四肢锁住了我,胸部的硬顶在我壮硕的胸膛上急剧地滑动,而下面则死死地往上顶,似乎要把我的蛋蛋都嵌入身体里面,嘴里却发出了一声亢奋、超长的啊哦……声音。   妹妹急促地喊着我「哥哥~ 哥哥!」然后我感觉我深深地顶在那底部软肉上的硬挺,被大力地甬道收缩包裹着。这样收缩了很多下以后,妹妹开始噢噢地急促喘气和哭泣。   完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我的马眼一酥,全身的每次骨头缝都是痒痒的,我虎吼一声,用手托起妹妹的翘臀让我的硬挺更加深入,突突地开始了狂乱的喷射!   被我火热的喷射一激,本来已经在顶端的妹妹抱我更紧了,那美腿几乎将我的熊腰夹断,抱着我背的手,已经又嵌入肉里的感觉。嘴里的呻吟声也不禁加大了几分。   这是我的人生中最为酣畅淋漓的一次喷射,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跟老婆的第一次,那是水到渠成。而现在在我身下的却是我从小最为疼爱的妹妹,一奶同胞,而我们的性器也似乎更为严丝合缝,那份刺激舒爽岂是一般能比的。   也不知道喷了多久,终于停止了,我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我几乎都喷虚脱了。我身下的妹妹也是一软,松开了纠缠我的四肢,瘫在了床上。我们都觉得脑子有点缺氧,张大嘴用最急促的频率呼吸着。   终于呼吸平息了下来,我艰难地抬起了身子,啵地一声从妹妹身子里拔了出来。拔出来后,那精液哗地往下流。那乳白色的精液在妹妹那粉木耳中静静地流动,看起来异常的淫靡。这时候的妹妹已经一点也不想动了,我强撑起身子找到了纸巾,仔细地先给妹妹清理干净,又清理了自己。   各位可能会觉得奇怪,我咋胆子那么大,还敢内射,要是怀上了那可不得了了。其实这次我们出来,本来是上一批的,因为刚好算到会和妹妹的生理期冲突,那样不能下海太扫兴了。于是我们换到了这一批,而妹妹的好朋友是昨天才走的,这点我知道。也许因为安全,也是我从来没有对妹妹有过性冲动哪怕只有我们两人单独睡在一个被窝里且抱在一起而这次居然失控了的重要原因。   而后来我们回忆起这第一次做爱,都觉得还感觉挺好的,因为都达到了顶峰。   我和我老婆是做了五六次后她出差,才第一次达到了顶峰的。我想原因肯定不外乎一个我已经有相当的性经验了,当然知道怎样做。另外我也做了足够的前戏,加上亲情的刺激。   懒得穿衣服了,反正孩子很小还不懂事。我赤裸着抱住了同样赤裸着软如无骨的妹妹。现在的妹妹很安静,和很多次一样静静地贴在我的怀里,不一样的是这次我们没有穿衣服。我又一次疑惑了,以前在大夏天,我们发育了后也没有少这样抱着睡在一起,可我从来没有冲动过,这次也许是因为我性已经觉醒了吧。   裸露的妹妹软软的胸贴在我赤裸的胸膛上,很舒服,那樱桃已经基本恢复到玉米粒大小了。我轻轻地用手爱抚着妹妹的全身,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轻捏着她那弹力十足的翘臀,轻轻地掠过那性感的长腿。那是一种不带任何性味的爱抚,就跟无数次以往我们进行的一样。我的嘴唇也轻轻地印在了妹妹的脸上,甚至有点肿胀的樱唇上,脖子上,但这也是亲情的爱。   这时候我不知道说点什么,估计妹妹也一样。我们的脑子都还处于混乱中,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都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我甚至想不明白以后跟妹妹如何相处。这一坏根一插入妹妹的身体,一切都不一样了,更何况我还在里面大喷特喷地。我只能充满爱意地抚摸安抚着我一直疼爱有加的妹妹。   在我的抚摸下,妹妹沉沉地睡了过去,我也是。我们就这样赤露着抱着,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完】